Treatment.jpg

台灣的期中選舉結束了,反映了民意對經濟議題的迫切關注,
一句「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的概念獲得廣大回響,
道出民眾對於國際化和活絡經濟的渴望。

我們診所的等候室常常像個地球村,會有從不同國家來求醫的患者,
雖然沒有後面那句發大財」,但確實不少人專程就是為了醫療的目的而來。

昨天坐在外面的是香港人、美國人和以色列人,
美國大叔特別從洛杉磯飛來,其實他在中國大陸自己開了十五家美容診所,
他不找自己的醫生,反而專程來找我。

這類專業的客人背後都有一些有趣的故事:
一個長得很漂亮又高挑的大陸客人來找我打針,
我後來知道她和一起來的朋友都是模特兒,
連續來了幾回,把她臉上的五官臉型修飾得更勻稱了一些,
我一向照著我的標準調整,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幾點拉,
沒有標準套餐,更不會像大賣場一樣地促銷針劑往臉上塞,
我最厭惡的就是俗氣的一味填淚溝、法令紋和蘋果肌。
當然他們都很了解我,也欣賞這種不匠氣、非網紅臉的高級美。

我的粉絲頁常有疑難雜症來問我的,也有很多在外面打壞做壞哭求幫助的,
有一次一個女孩在對岸找了個台灣醫師打,臉上被灌了很多針,
每天臉上腫脹難受,最重要的是人變得肥腫難看的不得了,
他拿著以前清秀的照片給我看,說現在的臉像五十歲的大媽,
沒氣質的模樣和臉的症狀讓他想去死。
他坐在診間,眼淚從來沒停過,我問他那兒的醫院最後怎麼處理
「他們把錢都賠給我了,其實我不缺錢,我要的是我的臉!」

這種案例來找我的好多,讓我不得不深入了解,
一個小姐拿了照片給我看, 
「我就給這個醫生打的,他們說這是你們台灣最出名的醫生,」
台灣的醫生我當然認得,
大陸這麼大,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炒一個台灣最出名的,而且都還不會重疊,
「你看,就這的小姑娘給我介紹的,她問我說妳要不要我這麼自然的效果?
她自己說她就是那位台灣醫生的傑作,完全看不出是打出來的!」
 「你看,她好漂亮,我就是要這種。摸良心說,我完全看不出她的臉有打過針,
我手也去摸過,她還給我看她以前照片,真的差好多!」
我看了,發現照片裡的就是來找我打針的那位模特小姑娘。 

前陣子她又來了,因為之前打的針都消了,
她生產育兒了一陣子,要復出工作了,
在她來之前,我糾結了一陣子,要不要再繼續幫她打針,讓她去騙人呢?
醫生面對敵軍的傷兵時,還是會盡他的全力去救治,沒有分別,
但他不是我的敵人,一直都是我忠實的粉絲,
其實我也知道她把她周遭的朋友,以前是我的患者,都拉去她那新工作的地方,
她不是生命垂危的傷者,她只是愛美,
她也需要一份收入和工作,只是她拿著我打的臉去賣其他醫生的療程,
她賺得了傭金,她的客人臉卻賠慘了。

我一點也沒生氣,最後還是心軟幫她打了,
唉!整個美容市場有多少不道德的人和事,有多少吹噓和虛假?
而她還分得出誰是高手,誰是騙子,她還敬業地花錢把自己維持在最好,
我的治療與不治療會改變他們的欺騙和推銷嗎?
我的拒絕能拯救廣大的求美者不受害嗎?
當然,都無濟於事,
向這樣的故事我可以寫好幾本連環小說。
在幫她治療時,我只是不經意地談到,
她有半晌說不出話,而她終於知道其實我也知道他們這些事。

又是一個兩岸合作的好例子,不是去向國際拓展,而是聯手欺負自己人,
人進得來得要靠我們有實力,
而人走出去,
希望目的不是只是為了發大財,也最好沒有留著臭名在外。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體的脂肪移植一直是臉部和身上輪廓改善的一個不錯選擇,
用自體多餘的組織來改善自己的外觀,頗符合環保概念的!
如果不是太瘦,自己的脂肪除了醫師的工資和耗材,是免費的!
如果填得好,自己的脂肪還可以存活下來,CP質聽起來更新引人。

隨著乳酸的上市,這種刺激自體形成新生組織的方式,
讓很多原本想要用自體脂肪來改善的患者都轉單到乳酸注射去了,因為
1. 乳酸注射和脂肪填充相比,注射簡單多了。
2. 乳酸注射比較不痛,只需要注射部位的針孔,沒有抽脂瘀青疼痛傷口。
3. 乳酸注射恢復得快。
4. 乳酸注射時效也很長,特別是有些脂肪填得不好,根本不能存活,時效更短。
5. 脂肪填之前和填之後變化很大,之後沒存活的脂肪吸收後才慢慢正常,容易被人發現。
6. 脂肪填得不好又存活下來,是不可逆轉也難解決的事情。
7. 如果需要的量不多,乳酸注射還便宜得多。
8. 乳酸新生的組織較為結實,不像脂肪軟軟的,還有緊實的效果。

但還是有不少的脂肪移植在進行著,
隨著醫學美容的盛行,越來越多醫師投入這個行業,操作脂肪移植的也越來越多,
近年來,在門診中,我注意到越來越多脂肪填充導致不良結果的案例,
這可能與脂肪移植門檻不高,很多新手加入,經驗和技術都不足;
另外美容商業興起,越來越多商業課程推廣消費型器具和材料,
這些教導都帶著商業目的和偏差所致。

這些填壞的脂肪就像種在深土裡的種子一樣,當根系發芽固定,
種子又到處分布,要把它們除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產生的問題也難以解決。

首先,脂肪要能順利存活,
取出的過程必須要造成越少的脂肪損傷越好,
填入的過程也要用盡量小的封包,
這樣游離的脂肪細胞才能受到周圍組織的供應而存活下來。
在脂肪移植發展的過程中,醫學界一直在想辦法提高脂肪的存活率,
因此,
1. 把抽出的脂肪離心,就可以得到更濃縮的脂肪細胞,
植入更濃縮的脂肪細胞意味有更多的種子在內,有更多發芽的機會,
當抽取的步驟不良時,這樣或許增加了結果的存活率,
在大體積填充時,填充也變得更有效率,
但是當抽取的技術優良時,填入的東西反而變得太過濃縮,
是想拿一支墨水夠濃夠厚的麥克筆來素描,
即使是非常有經驗的大師,遇到該淡該細的部位也很難勝任。
離心增加脂肪細胞濃度,不是在每一個部位都適合,
越高濃度的脂肪,越需要均勻的放置。

2. 商業驅使使用者添加消耗品增加脂肪細胞存活率,
但這些研究都帶有商業利益的目的,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細胞會因此存活更多,
越多的向外暴露和混雜,越多汙染的機會,
時間拖的越長,脂肪細胞在體外,死亡的比例越高。

3. 利用注射槍來使注射封包縮小,
表面上,機器似乎能做到初學者無法辦到的精細推送,
但其實脂肪細胞存活並不需要封包小到最小,
經過訓練的醫師用手注射的存活率也不會比用槍來得低,
反而是原本要來感受曲線、分布和體積量的手被機器取代,
最珍貴的手感觸覺要拿去按壓注射槍的把手,
即使脂肪的封包再小,槍口遠端的填脂管在組織間移動的速度、深度都遠比封包量重要,
如果注射分布的均勻度,重疊和淡出的藝術性都變成沒有溫度的按壓,
分布不良的高存活率反而是最糟糕的一件事。

別只看商業文章和醫美廣告的術前術後,
問問那是術後多久的照片。
很多人生現實是在一年後才出現,
更別說是體重增加,脂肪被放大的十年後,
不要告訴我她還加了玻尿酸把表面的不平給修了!

Fat uneven.jpg

眼部凹陷的脂肪填充只能容許微小的錯誤,必須微量,並且和眼眶骨的弧度融合為一
經過離心的脂肪加上注射槍所造成的不均勻顆粒,影響外觀又很不好處理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春痘是很多人的困擾,糟的是青春痘過了青春期還一直長。
痘痘形成的原因不外乎
1. 皮脂腺增生,
2. 角質細胞分化代謝不良形成阻塞,
3. 毛囊內細菌孳生,
4.  以上種種原因所引發的發炎物質釋放。
要成功地治療痘痘不能只顧到其中一項。

青春痘標準的治療除了要改善皮膚環境,做好清潔工作,去除可能致痘成分,
就是醫學上的治療,而治療絕大多數是合併口服和外用藥從內而外對抗所有成因。
不同種類對抗痘痘的外用藥物治療往往針對的是青春痘成因的某一面向,
例如水楊酸和外用A酸幫助角質代謝,減少毛孔阻塞,
對於皮脂腺和細菌乃至發炎傳導物質的功效並不是太大,
所以不同階段、不同類型的痘痘應該運用不同的藥物來處理,
這也是為什麼痘痘治療起來,有些醫師好像比較厲害,他的藥比較有效的原因。

在所有的青春痘藥物當中,口服A酸是比較能全面改善所有痘痘形成原因的藥物,
但是口服A在懷孕婦女或可能懷孕的女性患者都應該避免使用,因為可能影響胎兒的發育;
在青春期間,口服A酸也可能造成長骨的生長板提早癒合而造成青春期拉高提早結束,
這些人如果只是擦擦外用抗生素,吃吃抗發炎藥,根本沒有效,
而且懷孕的婦女根本也無法以其他口服藥物來治療,很多孕婦卻痘痘長的超級兇。

所幸近年來光療治療痘痘已有很大的進展,
對於毛孔阻塞的粉刺問題,酸類的換膚可以提供不錯的成效,
即使是青春期的患者或是懷孕中的婦女,換膚有很多安全的酸類選擇;
而對於發炎的痘子,則可考慮用光療的方式來處理。

利用光線治療的原理,乃在於青春痘致病原因中的青春痘初油桿菌(Propionibacterium Acnes)
在毛囊中生長會形成Porphyrin的物質,其中又以Protoporphyrin IX和Coproporphyrin III最多,
這些物質會吸收特定的光線,這些紫質在吸收了特定的強光後會被激化形成氧的自由基,
然後這些細菌就會被殺死,痘痘的發炎也可得到緩解。
而這些會作用在痘痘細菌的光,又以415nm波長的可見藍光和630nm波長的紅光最有效。

而能均勻提供這類光線的機器目前要屬脈衝光系統(Intense Pulsed Light)最為有效,
也是市場上作為青春痘治療的主流,
因為用在青春痘初油桿菌的光不需要單一光譜,光線要能量夠強,照射範圍要夠大,
照射範圍內的光線能量要均勻,脈衝光系統完全符合這些要點。

近年來在脈衝治療青春痘上亦有不少新發現。
例如多發的治療效果,要比單發的治療效果強;
在光治療中,同時也改變的發炎傳導物質的濃度,讓發炎反應緩和;
有些研究也發現皮脂腺增生也有抑制的效果,
整體上,這些脈衝強光對於發炎性的痘痘治療效果要比阻塞性的粉刺來得好,
對於發炎反應的治療效果在四星期有50到75%的成效。

雖然光動力療法,導入ALA來增加光反應和單純的脈衝治療比起來,效果更強,
但是外敷的方法往往皮膚穿透有限,對於囊腫結結合深層發炎並不好, 
皮膚表面的反應太強,也造成很多不便,
注射ALA的方式可以增加痘痘的治療反應,但是注射的治療侵入性高,很多人無法接受,
ALA本身的花費也不少,相\較之下,脈衝的治療既安全又方便,
寬頻的光源還可以順便改善痘痘發炎的泛紅。

而就脈衝光的發展歷史來說,1993年脈衝光原創的Luminis公司經過20年的改良研發,
已經把像怪獸一般諾大的機器,濃縮變成多機一台的精緻儀器,
在光源的輸出更為穩定,輸出的效率也提高,使治療的疼痛減少,
最新的M22機型更配備專為Acne青春痘治療設計的濾光片,光譜為400-600nm,
有包括台灣地區FDA對青春痘治療的許可,
對於青春痘的治療可以發揮更精準的作用。

IPL Acne.jpg

新型脈衝系統(M22)配備多種濾光片,Acne 濾片可以提供精準光源幫助改善青春痘發炎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cne Scar.jpg

最近遇到了幾個痘疤治療的患者,從他們回饋給我的治療和看診經驗,
覺得需要寫篇文章來提醒要接受痘疤治療前所需要了解的資訊。

痘疤治療是一項極為複雜又精密的計畫,因為痘疤所形成的臉部皮膚變化
往往是很多樣化的,有的很大,有的很小;有的很深,有的很淺,
最重要的是形狀還不同,邊界也可能光滑模糊,也可能銳利明顯。
他們都需要用不同的方法處理。

再來是痘疤患者的心理狀況、經濟能力和對於痘疤的期望實際與否,
有些患者住得很遠,求診不便;有些工作繁忙,根本無暇休息。
這些都變成痘疤治療成功與否的關鍵。

[案例]
一個把痘疤已經看成是生命全部的患者,幾乎每個星期來,
一來就會徘迴一整天,他不工作,也不讀書,因為覺得痘疤讓他無法見人。
實際痘疤的狀況是各種形式的疤痕都有,數量很多,嚴重度應該歸類為中等,
但她的皮膚狀況也不好,色素沉澱、粉刺發炎都有,皮膚看起來粗糙暗沉。
這種疤痕和這個病人
1. 要運用不同方式組合來處理, 
2. 因為數量很多,只處理幾顆的意義不大,
3. 他的皮膚狀況比痘疤看起來更影響外觀,
4. 他不工作,又不讀書,因為痘疤所造成心理的創傷很大,不適合這時做,
5. 他能負擔的經濟能力有限,
6. 他把痘疤的問題過度擴大,他需要的是心理建設,不是趁虛被推銷手術,
7. 他根本不會照顧皮膚,皮膚清潔也沒做好,應該無法勝任全套治療的術後照顧,
8. 他的痘痘也沒好,一大堆的粉刺和發炎痘,沒處理好就手術會一團糟,
9. 他根本不願意等,然而完整的痘疤治療要半年到一年,
10. 跟他的溝通有障礙,他反覆在自己的疤痕繞圈,得失心很重,對於恢復期的變化恐怕難招架。

所有的指標都顯示他不是個該做痘疤手術的患者,我勸他先治療痘痘,
把膚質改變好,這樣看起來會進步很多,
雖然凹下去的疤痕還是很多,也許以後他學會照顧皮膚了,有經濟能力了,再來規劃。

他看了幾次痘痘,就不來了,
每次來都在講他的痘疤,皮膚還是一樣油油膩膩沒照著我說的清潔照顧,
他對於痘痘的治療毫無興趣,對於我說的話只選擇跟痘疤有關的聽,其他關閉,
對於還要等顯得不耐煩,又難以接受,然後又是徘迴一整天。

這樣的患者很多,我其實花比較多時間勸他們別做治療,
對於勸退,我不會賺一分錢,喉嚨常常講到痛,
對於得不到治療,有時他們還會上網扭曲地寫些負評,
但這是做一個醫生基本的素養和道德。

一年後他回來了,臉上去了不知幾家診所做了一些有的沒的,有的在外縣市,
這些日子他來看診也學會了一些專有名詞和痘疤種類的分類,

- 他問醫師他的冰鑿型疤痕想做穿刺移植,但好幾個都跟他講這個治療不好,會有色差
[真相]是這幾個醫師都沒有在做穿刺移植,會不會做不知道,
穿刺移植需要多次精細修整,和時間恢復才會和旁邊皮膚看起來一樣,
在時間恢復前,或修整不夠,都可能看來突出或較紅,
穿刺雖然不難,但能穿刺移植超過兩、三個,還能固定完好的應該沒幾個。

- 他被推薦做了疤痕縫合,但是產生了縫痕,
[真相]是他聽過我說這個不好,所以只做了一個,還好只有一個。
縫合門檻低,但不適合皮膚較結實的東方人,只是大型疤痕不得已的選擇。

- 他被建議做了TCA,他自認為沒效,
[真相]是TCA若非高濃度和小型的深錐,是不會有太大效果的,
TCA只是提供改進,並不是到平,而在台灣TCA還有適法性的問題。

- 他做了真皮移植,而且很便宜,目前還在腫當中
[真相]是真皮移植不適合冰錐型凹,有稜角的要先做到凸出,事後再磨平,
疤痕分離再經過真皮移植,效果大概有一半以上是來自於分離本身,
真正效果要等到半年一年後見分曉,
而一般的真皮若經過搗碎後植入,存活的機率低。

最重要的是,在我看來,即使現在,他還是一個不適合做這些治療的人,
他臉上那幾處剛做完的瘀青和腫,即使奇蹟出現,也不會改觀幾百個凹疤的整體太多,
最可能是一次一次的失望,慢慢地澆熄了他的夢想。
有時我在想,我們每天忙碌地上下班,坐在診間說了這麼多話,
意義是我做了一共多少例,還是他們都走出來了嗎?

Punch BA dermabrasion.jpg

左圖:穿刺完的新皮取代凹洞,還需要多次的磨平和時間恢復,右圖:穿刺經過磨完和一段時間,幾乎融合一體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了這麼多注射技術用於額頭,到底誰是我目前心中的最愛?
答案是利用水剝注射(Hydrodissection)的晶亮瓷(RADIESSE),

一個正常的額頭必須要有骨骼的硬度和表面適當厚度的軟組織覆蓋,
線條不論男女都要飽滿,
男方寬女圓窄,
女垂直男稍斜,
男生要有適度陽剛的眉骨搭配,女性要有飽滿的眉弓弧度,
這半硬半軟的質地,晶亮瓷表現得相當好。

另外額頭除了骨頭上的薄薄皮膚脂肪沒有什麼控間可以出錯,
無法容許結節發生,晶亮瓷用到現在全球幾乎沒有肉芽腫的報告,
只要醫生打均勻,不要一團打在肌肉哩,幾乎無結節的問題。

就填充物的流變物理特性來說,晶亮瓷的
1.立即彈性高,可以撐得起圓弧和眉骨不會被壓扁。
2.立即黏性高,不會擴散糊掉,對於年輕人的潮型帥樣的雕塑很給力。
3.延遲彈性高,不會走樣變寬,不會過度增生,不會剛打漂亮,一個月後變成蘇眉魚。
4.延遲蠕變性低,當其中凝膠吸收,填充物顆粒幾乎定位不移動,不用擔心位移,
   不適合押出甜甜圈做造型。

但它的物理特性也可能造成注射時的困擾,
1.彈性高又黏稠性高的產品,容易有注射時的暴衝力,不易分布均勻,也不意捏壓塑型。
   這是考驗醫師技術的關鍵,但是目前有FDA許可的稀釋注射法,也就是利用麻藥稀釋,
   當注射時,麻藥混合後,彈性不減,可以提供支撐塑形力,但卻可以大幅降低黏稠性,
   可以幫助均勻分布和塑型。
   當其中的麻藥幾個小時到一兩天完全吸收後,產品又回歸原本的硬度和黏稠性,
   可以大幅降低技術的考驗姓。
2.產品黏稠度和彈性高,不易察知是否扎入血管,依但扎入血管注射,往往塞得更牢。
   這部分可以用稀釋方法和鈍針來輔助,增加注射的安全性。
   當然要增加安全性還要熟悉解剖構造,勿貪快,勿全身麻醉或神經阻斷,傾聽病人反應,
   這樣可以大幅提高注射的安全性。

然而就額頭來說,
用鈍針注射,也有它的困難度,
1.首先額頭彎彎曲曲,用細的鈍針,就跟尖針一樣危險,
   而且組織剝離的能力差,打來吃力。
2.用軟的鈍針,彎彎曲曲,更不精準,打起來更費事。
3.用粗的鈍針,剛性強,不易彎曲,病人感到痛,有些地方不易觸及,
   塑形有死角,注射礙手礙腳,很難避免有些地方注射到肌肉裡。
4.一般用鈍針注射時的工作是一邊剝離組織,剝離很不完全,
   一邊放置填充物,當然放的也難均勻漂亮,
   雖然打完都是膨起來,裡面的東西根本不均勻。

就以上的優缺點,我發明了所謂水剝注射技術,
並發表在即將出刊的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Dermatologic Surgery)上。
利用鈍針先將生理鹽水注射在即將填充的前額骨上方,將組織分離開來,
藉著手推開組織中的鹽水玻璃組織,而不是全用鈍針來分離組織,
組織剝離的更完全均勻,也減少了疼痛和出血,更減少鈍針玻璃可能有的血管風險。

在這過程中,刻意不使用麻醉劑和膨脹試劑,要保有神經感覺的監控能力,
因為當危險接近血管時,人體有保衛機轉會感到極度疼痛,
保有這道感覺防線,就保有的安全通報系統。
同時注射和剝離用的成分是生理鹽水,即使在這段預備過程打到血管裡也沒有危害,
而且也很容易發現,可以避免接下來的注射發生危險。

水分吸收完畢只需要很短的時間,不影響後續的填充與判斷,
然後晶亮瓷便可再利用鈍針依循之前路徑在已準備好的空間裡輕鬆放置均勻。

我們都知道晶亮瓷和一些填充物都會刺激膠原蛋白增生,
這是會甚麼第二次的注射會遇到一些阻力,變得比較難打,
這不僅增加注射醫師的技術考驗,也可能增加注射的危險性,
所幸這樣水剝的注射技術讓填充物分布十分均勻在同一平面,
連新生的膠原蛋白分布都很均勻,第二次注射也可利用水剝方式,一切就簡單多了。

那你可能會問水剝也可以用在別的產品嗎?
1.水性的填充物如據左乳酸不合適,會亂流稀釋。
2.玻尿酸會吸水稀釋,本來支撐力不夠的會更不夠,也不適合。
3.脂肪不適合一團分布在一聚合空間,只會存活率下降,壞死數量增加,不行。
4.膠原蛋白當聚集成塊時,可能變硬,在時效和經濟考量也不理想。
5.Ellanse雖然勉強可以,但支撐力較差,量多時塑形力反而下降,單位價格太高,
   整個額頭若沒有三支以上,體積常會被注入的生理鹽水所誤導而增加注射困難。


從此,要有漂亮帥氣的額頭不再是難事了。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示範晶亮瓷水剝額頭雕塑技術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彥宇醫師在蒙地卡羅國際抗老大會上演講教學微整的藝術與技術

L小姐一進來就開始稱讚我的微整技術和美感無人能敵,
她是經由朋友介紹又做了功課,看了我的許多文章和案例才來,
從對話中不難發現她對美容醫學療程的熟悉,
好像什麼市面上的產品和市場動態都有在follow,
自己的臉上也做過不少東西。

她開門見山地說她很不滿意自己的額頭,覺得額頭的缺陷常讓她心情壞。
而她的額頭到底有多差,從進門開始我就能看到兩側眉毛上方略為的凹陷,
這情況在一般民眾裡相當常見,但整體上她的額頭中央的角度和弧度都還算差強人意,
「我不要做那種很突很飽滿那種喔!我只想打一點點...」
如果仔細評估,她兩邊的缺陷有很多的不同,
左邊凹的多,凹到偏中央來,但凹陷平滑順暢;
右邊凹的少,但凹了好幾個小窟窿,呈現十分的不平整。
 「我真的不要打多喔!只要平就好了。」

打到夠、打到滿其實還容易,她所要的工程就像磨石子一樣,
只是把凹痕填滿,還要抓上下水平和兩側對稱,而且還要用量少,才是最難的。
但我想,用我的水剝新技,這也不是不能辦到。
我跟她建議我的新技術,這些不斷追逐醫美新知的人早有聽聞,也是她來的原因。
但他們這族群凡事都追求新,她又出功課:
 「可是我想用那個二代童顏針...」
其實這些求新的民眾,新從哪裡來?
就是從媒體、網路、置入行銷和醫師的節目雜誌廣告來,
童顏針沒什麼第一代或第二代,它們沒有親戚關係,
成分不同,不同公司,作用機轉、打法、效果都不同。

童顏針本來就是一個醫生為了行銷3D聚左旋乳酸想出來的名詞,在大陸被炒紅,
還是衛生機關加強查緝列為不合法的行銷名詞,容易誤導病人。
另外兩個分別在大陸和韓國生產的類似成分的產品,但沒有許可證的都稱自己是第二代,
稱第二代就是要捧自己,有超越第一代的意思,但沒許可證的本來敢用的人就少,
但她說的不是指這個,是看太多置入節目所說的聚脂晶球填充物,
這成分和乳酸完全不同,作用曲線、效果、質地、打法通通不同,
會把自己和一般人所認定為童顏針的乳酸做類比,其出發點是膠原蛋白生成的部分,
但說實話,會生成膠原蛋白的還不少,晶亮瓷、PMMA和許多的填充物都會,
聚脂晶球也有自己的特點和優點,不用一直依附別人,
富二代不見得比富一代高明多少。

對我來說,有什麼不能打嗎?當然也可以應用我的微剝技術啊!
但是就實務面而言,還是有許多不方便,沒有晶亮瓷那麼適合。
首先,它的單位價格貴很多,如果要打一個漂亮飽滿的額頭,三支最剛好,
但三支的價格實在太高,很多人恐怕負擔不起。
另外,它的質地還是比較軟一些,支撐度也比較弱,
如果需要填得多,女士要弧度較飽滿,男士眉角邊緣要陽剛些的不適合,
再來,就是稀釋問題,打完腫脹消退和實際效果呈現曲線與晶亮瓷不同,
時間更長一些,對於經驗不夠的醫師挑戰更大。
最後是填充物的膨脹效果,在邊緣處微量的填充物也有膨脹作用,
尤其是骨性的結構部位,聯合和漸層都需要技術,
這些在胡言亂語的置入談話中甚至是以用量取勝的醫學會議裡都聽不到,
打出一個藝術優雅額頭,和塞成一個爪哇式凸頭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這是一個劣幣逐良幣的時代。

回到故事現場,我很有自信地想幫她省錢,雖然打三支我會省事很多,
她只想平,不想多,所以我挑戰兩支幫她完成,
你可知道這當中的挑戰:
1. 一邊大範圍凹,一邊多處漥,兩邊要做一樣,量少真的要放很準。
2. 填剛好而不多出來還要平,這更難。
3. 稀釋過後的平是帶著經驗和想像的,要等到腫和水消掉以後一切才算數。
4. 有些地方有打,有些地方沒打,但他們要連成同一個弧度,是有極高的難度。

打完兩天後,他很生氣地跑回來,用詞不太友善,和原本的百般客氣完全兩個樣,
「我要把照片放上網路,來問問大家,我的額頭是不是越打越糟!@#$%...」
我跟她解釋,這是腫,因為幫它省錢,只打兩支,
有些地方沒打, 維持原狀,原本凹的地方打了又加上腫,反而比原本正常的還突,
相對之下,原本正常的就覺得是凹,
他聽不下去,這也是台灣醫療的現狀,醫病之間充滿懷疑,真正的善意變成讓人難以相信。
「這明明是凹,你還跟我講不是凹,你照片給我,我來讓大家說是凹還不是凹...」
一個民粹至上的國度,民眾哪懂得這些恢復、腫和消、打了那裡的問題,
皮膚看來都一樣,裏頭哪裡有填充物,哪裡沒有誰知道。
一年總有機會遇到一兩個這種病人,每回如此,愛心和對人的相信都會滿負傷痕。

但我對我的技術有信心,
你可知道,做微整雕塑常要帶著一雙信心希望想像的眼睛看事情, 
等那個腫消了,打的地方就會和沒打的地方連成一個弧線啦!
這希望的想像是需要很多對產品的了解、治療的經驗累積和對線條弧度的執著,
解釋了一個鐘頭有吧,像一個以藝術信念創作的人對一個來翻桌的客人傳教,
感到自己好卑微。
好不容易勸他再等一星期,等腫消了再說,她不情願臭著臉走了。

一星期後,她回來了。
一切都平了,我也感謝她還願意跑回來告訴我,像我說的一樣,變平了。

額頭,需要一位懂得精算的傳教士。

利用水剝技術和晶亮瓷,可以均勻自然的微整填充額頭弧度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利用水剝晶亮瓷額頭塑形技術,可以克服晶亮瓷再額頭應用所遇到的問題

最近在一場台灣辦的國際會議上發表了我用晶亮瓷來做額頭塑型的新技術,
有一位國外有名的講員跑來跟我說,
「好在有聽到你講的這場新技發表,這是我這次來參加這會議唯一的收穫。」
呵呵!其實不只東方人需要,外國人也需要。

說道晶亮瓷(Radiesse)用來作為臉部塑形,
經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通過已經超過十年,
美國對於醫療美容器材的管理一直有著最嚴苛的標準,
由於這是玻尿酸後第一個通過的合法的注射填充物,
很多醫師的注射觀念還是停留在玻尿酸,
晶亮瓷就彈性、黏稠度、塑形能力都要比玻尿酸來的強很多,
但是在實際的注射技術必須做一些調整,並要接受進階的訓練,
才能安全有效地將產品優點發揮出來而不致發生危險。

舉例來說,
凝膠式的玻尿酸很多人愛,認為最好打,
那是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不易作為立體結構,
分批打加上按摩,和打一團加上按摩,結果都差不多,
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的注射後按壓的塑形技巧比注射時的分布更重要,
不論技術好壞,按壓得當,大致上不理想的分布、不適宜的劑量,都能得到修飾。
我在教學時常看到對於凹陷的輪廓問題,有些醫師就是一針灌到飽,再按摩,
雖然這不是最好的注射方法,之後在臉部運動時也可能出現不自然的狀況,
但當下的飽滿和圓弧,的確會是差強人意的尚可。
但如果這招也用在晶亮瓷,事情就會很大條!!

1. 它不像凝膠玻尿酸黏稠度那麼低,可以靠著按壓改變分布位置,
    如果打不對位置,是沒有辦法靠按壓改變太多的,打一坨就是一坨。
2. 它不像玻尿酸那麼柔軟,混在組織當中也沒有感覺,
    如果他的分布不均勻,好的支撐度會變成摸得出的填充物,打一坨就是一坨。
3. 它會刺激膠原蛋白合成,如果分布的不對,這些膠原蛋白纖維也可能優點變缺點,
    分布的不對,造成臉部運動的阻礙,還增加下一次注射的困難。
4. 它沒有水解酶可分解,打不自然沒得修。
5. 它不像玻尿酸質軟,回抽可知血管內外,如果沒有專業知識,
    不會分辨是否扎到了血管,一直灌就是一直塞。

當然關於晶亮瓷的專業知識和訓練還有很多,可以避免危險發生,
達到好的雕塑支撐效果,換言之就是技術門檻比較高。

就質地來說,晶亮瓷如果能作為額頭的塑形劑就太好了,
因為它完工後的質地跟額頭很接近,感覺像真的一樣。
但是額頭的問題我們之前說了,
空間有限,要鋪得很均勻才行,但彈性度高的,黏稠度高的不容易鋪均勻,
額頭很多重要血管,用尖針注射黏稠物質不易均勻,也有很高扎到血管的風險,
額頭骨頭彎彎曲曲,用鈍針要克服這些地形崎嶇不容易,
鈍針也要小心血管,所以常常弄到病人很痛,要不然就是為了痛打不均勻,
如果採用神經阻斷麻醉或全身麻醉,甚至膨脹麻醉,都不安全,
病人是不痛了,但是扎到血管也沒知覺了。

為此,我發表了水剝額頭晶亮瓷注射技術,並發表在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
有了這方法,額頭塑形就簡單安全了。(待續)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教學示範晶亮瓷的額頭塑形技巧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數位化的方式來分析知道額頭的輪廓需要,再以數位化的方式將填充物精準的注射塑形

 

為了要追求額頭的圓滑飽滿,又要質地接近自然,

我幾乎用過了所有的填充物。

常常有醫生病人問我,這裡可不可以用這個填,那裏可不可以用那個打,

可不可以打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法規支不支持,一個是產品適不適合。

除了各國衛生署批准上市的適應症之外,其他的用途都都標籤外使用,

就美容的用途來說,光是臉上的用途就繁不勝數,

如果都是標籤內使用,大概也沒什麼戲可唱了。

 

標籤內使用的項目是指向衛生機關申請時,經過人體實驗去申請的項目,

不管在美國在歐洲,要做一系列人體實驗來證明一個用途,

要花的時間和金錢多到你無法想像,所以大部分商品都是選擇法令紋,

最簡單,最好做。

所以產品要如何應用的多元、漂亮和安全,

靠的是每一個醫師對於產品性質的了解,對於解剖構造的熟悉,

對於注射操作技術的掌握,和對美感形態的要求。

 

對於額頭來說,什麼產品能打,應該都能打,

打起來觸感不同,能調塑形態的能力不同,注射的方法不同,持續的時間也不同。

聚左旋乳酸用在額頭,又和玻尿酸與脂肪是完全不同一個故事。

乳酸用在臉頰的凹陷所達到自體組織增生的自然效果是有目共睹的,

乳酸水樣的物理特性,有別於以往礁體填充物的注射方式,醫師們也都很清楚,

但打在柔軟的臉頰技術就不一定能應用於額頭。

 

如果仔細地觸摸感受一下乳酸增生的組織,

他的質地和硬度其實和脂肪不同,是比肌肉更札實的組織,

裡面富含了纖維組織、免疫細胞和膠原蛋白,

他不像其他填充物所增加的體積,可以被推擠、壓迫、變形,

而是與自己的組織黏得牢牢的,量的多寡、形狀和曲線就看你當初的乳酸怎麼放。

 

七年前當乳酸一開始進到台灣,我試過了乳酸在額頭,覺得效果實在太好,

也發表了一篇文章在美國的美容皮膚科醫學期刊,應用數位化的分析注射方式。

並且在全世界各地發表了此項技術,

但是因為技術太難,應用的是尖針,很多醫生反應他們做不來,

因為尖針難掌握,如果不熟悉,會經常卡針,

沒有經驗,會一直出血,如果動作太慢,打進去的膨和搞太久的腫混在一起,

無法分別。

歐洲的醫師看到治療後的完美成效和現場示範,紛紛驚嘆說:

只有你能做得到,誰能做得到?

 

這麼多年過去,我打的案例也累積到相當的程度,

深深感覺,應用乳酸來治療額頭真的不容易,

有些醫師改用鈍針來注射額頭,雖然技術上簡化很多,

但水樣流體的劑型,經過鈍針注入前額骨上後便形成 一個連通的空間,

如果鈍針剝離的完整,水樣物可以到處流,重力因素會讓大部分液體往下,

無法選擇性的鵬在某處,或精準地創造圓弧。

如果剝離的不完整,那長的不均勻,恐怕結果更堪虞。

 

那我自己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呢?

1. 現場示範時會嚇到人,因為進針數多,動作會看起來很兇猛。

2. 後續照顧會需要比較仔細的按摩,按摩起來也比較痛。

3. 軟組織薄的不適用。

4. 組織長得多,反應特別好的反而要小心使用。

5. 不要貪心,一次不要打太多。

6. 不要過度按摩。

7. 對於血管的顧慮,真的比其他填充物安全許多。

當然這服藥真的僅供真正的填充注射專家使用。

 

在摩納哥國際抗老大會上教學演講新式的注射技術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技術不佳的額頭脂肪移植導致不均勻分布與不良的曲線

 

把自體脂肪放在額頭不算是個壞主意,
但如何放得漂漂亮又安全可是有訣竅的。
  
平時自體脂肪移植,不論脂肪的來源為何,
都應該把它放生在合適生長的地方,
而脂肪存活在皮下脂肪層,就是最理所當然,自然不過的事嗎。
然而額頭這位置的先天脂肪就不多,只在皮膚下方薄薄分布ㄧ層,
如果要把取得的脂肪均勻又薄薄地只分布在這層組織裡,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何況,移植過來的外地脂肪細胞需要原有組織供應血流養份,
如果原有的脂肪層就不厚,能提供的空間來供應養活的脂肪細胞數量就有限,
試想,如果原本脂肪的厚度是1毫米,
那能供養的新移民能有1毫米厚就不錯了,
而1毫米的增減又能塑什麼形呢? 

所以在脂肪移植界有所謂的肌肉內移植,
肌肉的血液供應充足,脂肪細胞在裡面存活率也高,
然而,這額頭部位的肌肉層也不厚,有些部位的額頭甚至沒有肌肉分布,
所以大部分額頭移植的案例也很難選擇性地只注射前額肌。 

由於額頭這區域的結構特殊,頭骨彎彎曲曲,
填脂棒比較硬,要順應骨頭的弧度不易,從皮膚以下到骨頭以上的空間又有限,
所以幾乎這區的移植都是混合填在皮下、肌肉和骨膜上方的空間,
即便如此,增加了可容納範圍,單次脂肪的可存活量仍然有限,
空間有限下,過度填充並不會增加脂肪存活的機會,
同時填充脂肪在不同的組織界面,均勻分布無界線也是技術上的考驗。 

額頭這區有許多重要的血管分布,
連接了內頸動脈與外頸動脈的循環,
大概不少人聽過注射導致眼瞎中風的可怕傳言,
原因就是因爲在注射時,將尖針或鈍針扎進內頸動脈而不自知,
然後暴力推針將填充物逆流推向死亡方向。 

很多醫師和民眾其實都知道血管內注射的危險而決定將堅貞注射改為鈍針,
但是鈍針並不就是安全的保證,
如果真把這些失明中風的案例追溯一下,脂肪移植所佔的比例最高,
然而脂肪移植從來就不是用尖針填的。
所以以脂肪移植已經比較粗的鈍針,還是有機會把血管給戳破,
然後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讓我告訴你為什麼大家都相信鈍針安全,卻還有鈍針意外?
為什麼脂肪豐額的常看到不均勻的案例或很呆的曲線?
因為脂肪注射的動作與填充物的注射不同,
粗的鈍針要突破組織阻力更需費勁,
為了要均勻、放得更微細,在組織中剝離的往復動作就要更多,
而傳統一邊前進剝離組織,一邊填充的行為,
除了難以精準,更可能在更費勁的前進過程,造成更劇烈的組織破壞,
這破壞也可能包括血管。

脂肪存活後就開始生長,
組織剝離所導致的組織腫脹與真正的脂肪放置所產生的共同曲線,
若不是有經驗而動作迅速的醫師,
很可能放得十分不均勻,但初期外觀上也看不出來。

然後暴力的粗鈍針推進可能十分疼痛,
但戳到血管也很疼痛,兩種疼痛對沒有經驗的醫師難以區分。
如果因為這疼痛索性讓病人接受全身麻醉,
麻醉後什麼都不痛了,連扎進血管也不會痛的,
然後危險就發生了。

什麼是比較安全的治療?選擇合適的產品,對的技術,
然後就是經驗、對的劑量,和永遠觀察知道病患的狀況。

 

                                                      注射的材質選擇要依據實際的問題和填充部位的特性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善用自體脂肪,可以經濟又有效地改善臉部輪廓

 

在台灣和世界大部分的地方,現在我們有各式各樣的填充產品,
但如果我們手上只有唯一的合法產品,就是玻尿酸,那額頭怎麼辦?
大部分的人腦筋自然會動到自體脂肪上,這就是目前大陸的情況,
雖然大陸的水貨多的不得了,什麼別的國家合法的或不合法的產品到處都有人打,
還是有一些的醫院只用有准證的產品,和脂肪。
這也是為什麼脂肪移植在大陸這麼普遍。

我也用脂肪在額頭,尤其是在台灣還只有玻尿酸的時候。
脂肪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來,除了工錢、器械消毒和手術的基本開銷,
沒有什麼消耗品,而一般微整注射進人體的消耗品常是最貴的材料費,
所以脂肪移植聽起來工程大,實際不一定比微整注射費用高,這也是吸引人的地方。

脂肪移植如果做得好,脂肪細胞是可以在人體內存活的,
也就是增加的體積是可以永遠存留的,雖然存活的比例因脂肪品質和醫師技術有不同。
我遇到不少大陸民眾喜歡永久的東西,
這也大概是為什麼脂肪移植在大陸和微整注射相較比例偏高的原因之一,
但我也常看到很多很多脂肪用來填在不適合部位的案例,
額頭算半個,下巴、甚至是鼻子都有人填。

為什麼我說這些部位不適合?
我們身上的結構剝開來,表面是皮,皮結實飽滿的看來年輕;
再下來是脂肪,脂肪柔軟,分布均勻足量的看起來圓潤;
再下去是肌肉,肌肉硬度適中,又富韌性,也提供體積支撐和掌握運動的關鍵,
最後是骨頭,決定形狀,質地又硬又結實。
額頭、下巴和鼻子都是骨性很強的部位,下巴和額頭或許還有一些脂肪,
鼻子微量的脂肪,和額頭少量的脂肪都很薄,
鼻子塌,用一團的脂肪來填,即使醫師有神一般的技術,也註定會是一個悲劇,
移植完的下巴圓呼呼的,像一坨麵團的也很多。

那我不是也做脂肪移植,而且放在下巴和額頭嗎?是的,但做的是不同的事, 
如果脂肪填在下巴,必須是修飾曲線、缺陷、增加肉感和圓潤飽滿度,
而不是增加前凸的程度,也不是拉長下巴的長度,更不是讓它變尖或變方,
這像用刀切了一塊三角或四方的麵團,放在爐裡烤,
烤出來的都是圓呼呼的麵包!

同樣的,脂肪用在額頭也應該是適量增加厚度、圓潤度,減少骨感、修飾缺陷使用,
不應該用來調整角度,製造突出,或模擬眉骨,
最後的角度、眉骨和局部突出都會模糊掉,也可能隨著體重增加而變形。

這些落地生根的脂肪是活的細胞,並且保留原本生長位置的特性,
如果脂肪是從大腿或肚子取出,當你變胖的時候,
肚子脂肪累積的速度經常大於臉部,
移植的脂肪增大的速度也會比周遭原本臉部未經填入的明顯。

另外就是不真實感,
如果我們要做一把武士刀,真實的刀要有銅鐵般的硬度和重量,
用不同的填充物來模擬,有些填充物真的會像填充玩具般的質感,
玻尿酸可能像半水半膠的材質填在裡面,會彎掉;
Ellanse像塑膠;晶亮瓷像塑鋼;
而脂肪,就像塞了TC棉的玩具,要審慎使用。

                                                       注射的材質選擇要依據實際的問題和填充部位的特性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