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ox

這是來台灣讀書的窮學生,沒錢削骨,我只幫他打了瘦臉針,兩張照片相隔八個月,
助手拍攝,不夠專業,角度稍有不同,但仍不難看出肉毒注射對於臉部線條的顯著改善效果

 

這是最近發生在我的粉絲頁上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應該是一個大陸在做削骨的醫師,
覺得我的肉毒桿菌瘦臉案例效果太驚人,因此覺得是我作假,明明是幫病患削骨,
還拿著削骨的照片騙人說是打肉毒桿菌瘦下來的,然後就引發了一系列的論戰。
這故事精采的地方是這位醫師的眾醫師朋友開始一連串的惡言相向,
裡頭還包括各種對台灣人歧視、嘲笑、奚落的字眼,用一句話形容就是群起而攻之。
網路上有一些相信我的粉絲和患者也起而護衛,說一些支持信任的話,有的甚至和對方互罵。
老實說,若不是經過這場混戰,我還不知道大陸內地的美容水準的實際情況,
我自己本來想回應一下去澄清,後來想想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去吵架?
大陸這麼大,改變一個人的觀念不容易,乾脆把他們通通加黑,眼不見為淨。
其實我看這第一位發難的削骨醫師應該是一位正直的醫師,
他的問題是以管窺天和典型的中國沙文主義,從自己的窗戶看天下,
從他的文字裡可以發現他相信所有的國字臉都應該是骨架的問題,怎麼可能打肉毒會有效,
然後在網路上喊說:有膽就把這個誇張案例的CT和側面照片拿出來!
他的文字裡還流露出對於近來發生在注射美容醫學界照片作假,對這些假照的憤怒,
他提到有很多的醫院診所和醫師把手術後的照片謊稱為打針後的結果去招徠客人。
最後他還表示了對於台灣、香港、韓國在大陸的遊牧醫生,到處遊走打針,
和仲介配合,開天價,打就跑,如同詐騙一般的行為深感不齒。
這我該怎麼說呢?
自從兩岸開放,大陸經濟起飛,大家都在覬覦大陸人口袋裡的錢,
他說的詐騙行為和他印象中無良,或者說是道德標準寬鬆的醫生,
我聽過很多,講太多怕得罪人,但我從來不在行列之中。
至於假照片和冒充照,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打假的急先鋒,
我想我可以算是Photoshop高手中的高手,
但我從來不屑為我的的治療前後照片增加一點什麼虛假的效果,
有些醫師明明幫了他的客人打了電波、音波,還打了肉毒和填充物,
卻只提到說這是填充注射的新技術和神奇效果,我看了都覺得厭煩倒胃口;
至於近來美容假照片頻傳,其中大部分都是用電腦修圖,
這點就要誇他們純真了,真要做假,直接修圖就好,還要手術再拿來騙,不嫌太累?
我猜他們應該沒有太多使用肉毒治療國字臉的經驗,
所謂國字臉的臉型問題大致上可以分成骨架問題、肌肉問題,和合併性骨架和肌肉問題,
之所以會選擇肉毒來治療,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嚼肌肥厚的問題,
微整治療,客人來可能治療三分鐘就走人,怎麼可能為這類的客人去切CT?
是肌肉問題還是骨架問題的判斷,不應該用CT來判斷,
因為這是用肉眼觀察和觸診檢查就可以分別的事情,
屬於骨架問題的,在手術前確實應該切CT來判斷問題輕重和計畫手術的過程與範圍,
但如果明知道是肌肉問題,還為客人安排CT,
我要說,這是嚴重的失職,是徒然讓客人增加沒必要的輻射暴露!
最近我參加國際上為國字臉治療舉辦的領袖意見會議,
大家一致認為側臉照參考的價值有限,刪除了側臉的分級標準。
我們診所也早在十年前就停止為這種非常普通的國字臉肉毒注射治療拍攝側臉照,
因為用處真的不大,只是增加照片整理的負擔而已,
一個有經驗的醫師即使不用摸,從國字臉的角度變化、曲線分布和動態形式,
都應該要能夠判斷出這是屬於肌肉的問題或是屬於骨架的問題,
如果從正面用看的沒辦法分別這兩者,從側面用看的一樣也分不出來的!
最後我要說,如果這些屬於肌肉型的,或是混合型的客人也被抓去手術,
因為肌肉是附著在下顎骨上,下顎骨都削掉了,肌肉無從附著,
手術結果也達到了治療肌肉肥厚的目的,
這也是這位醫師為什麼會這麼深信不疑著他的主觀經驗,
但這些白挨一刀的人會知道這整件事情的真相嗎?還是他也可能在一旁幫忙吆喝叫陣呢!

<待續>

 

坎城演講  
在法國坎城的國際會議上,所有與會來賓一致認為這是他們聽過關於肉毒臉型調整最精采的演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微整形春秋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