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霸凌虐死案, 洪仲丘, 范佐憲
有些事就是不希望外人看見,所以希望知道外人有沒有在看(圖片來自中時電子報)
 
越是封閉的社會越是霸凌行為發生的溫床,
因為在自給自足的環境中,沒有外界的機制可以平衡醜惡人性所掌控的權力,
而社會當中自然存在的階級倫理就容易假借順服和尊重輕易達到欺負人的目的,
這一切的醜惡也很容易用謊言和偽裝來遮蔽。

當這個社會看到一條生命在積弊已久的軍中消殞而群情激憤的時候,
其實不禁讓人想起在媒體的焦點還未聚集在軍中人權的時候,
有多少不公義、不乾淨、不人道的事在這個結構內發生?
然而吃人夠夠的事件不僅只是軍隊的專利,
其實這個社會雖然處處有溫情,也是常常流汙水。

醫界和醫院也是一個半封閉的體系,
電視裡演的白色巨塔說的就是一群塔裡的女人與男人的故事,
突然想到塔裡和營裡不同的場景,卻有很多類似的橋段和劇情,
其中大部分都是自己演,自己看,和外人沒關係,
但有些卻會演到外面去。

來做痘疤手術的人喜歡在網路上閒逛的有時候會問同一個問題,
為什麼痘疤的手術治療在網路上有一些負面的文字,而且都是在某一個網站的討論區?
同是要上場對付敵人的同袍,有時對付自己人比敵人還凶狠,
現在網路上的好口碑和對手的惡評都可以花錢買,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同一家醫院的學長,為了業績,一人分飾多角,醫生假扮病人,
忙碌穿梭在網海中早就不新奇了。

這些軍中的學長乍看好似為了國家機密心急如焚,
連夜清早就得速速處理一個照相手機的問題,為的真的是國家安危?
一個醫師花大量時間用不同的患者名義和留言者互動,
當然為的也不是廣大消費群的治療效果和利益,
而這些言論並不是只在其自家網站上,其實也散布在其他討論群裡,
甚至有一些照片是治療過後恢復期在患者掛到其他診時被拍下。

這些往事早就過了很多年,我也是從患者口中聽到才曉得,
自己循線上網看時真的會氣到吐血,其實根據治療紀錄,根本沒有那些杜撰的故事,
我會追蹤這些患者回診的情況,滿意的比例讓我知道那些都是做出來的。

看到這些為人父母傷心的淚水,為自己的孩子爭公道,是因著不是己出依然同等堅韌的愛,
一個醫生對患者的愛不也應該如此?
如果有更好的治療方式,我情願讓在我手上這些痘疤的患者去別的地方接受更好的治療;
如果不會讓他們變得更好,即使讓機器晾在那邊,
我都會勸他們飛梭和大規模的磨皮頂多做一兩次就好。
即使加害人的父母也會出面說他們的兒子其實很乖、很孝順,不是報導的這麼壞!
然而大部分的人都愛得太自私,別人的孩子都死不完。

其實我要感謝我的學長,
痘疤的病人太多,我一個人實在救不完,
他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徜徉在富有創造力注射微整的深海,以致我現在的演講邀約多得接不完,
安德魯洛伊韋伯之約瑟夫與神奇的夢幻彩衣,也就是聖經創世紀的約瑟說的故事
就是: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是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不管你做的是甚麼工作,特別是當醫生的,不要只把愛鎖在家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微整形春秋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