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華人高峰論壇 趙彥宇醫師

 在全球華人皮膚科高峰論壇上,趙彥宇醫師講解微整美容在醫學上的新進展

 

在注射於儀器美容這個領域,沒有什麼事比安全更重要的了!

安全靠誰保證呢?

最基本的,就是這個產品或儀器必須通過衛生機關的審查。

在各個國家,都有所謂的衛生機關來審理這些作用於人體的器材和產品,

在美國有藥物食品管理局(FDA),在台灣有衛生部,在大陸有藥監局。

申請通過審查拿到准證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你必須備齊各項生產細節、無菌合格文件,

有些東西要有臨床研究,研究規模也有一訂標準,

也就是通過安全衛生的檢查要花一筆可觀的費用,也要花很長的時間。

然而這是為了保障民眾安全,通過了衛生檢查,代表有了基本的安全保障。

 

在國際上,我們看一個產品安全與否,大概可以看看他是否通過了美國和歐盟認證。

即使它們這兩項都通過,要進來台灣販售,還需要經過台灣的衛生機關審查。

但在通過審查這件事上,在中國內地有著不同於全世界的條件。

很多全世界都通用的東西,在中國就是沒法拿到准證,

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這看來很嚴格的體系,其實更危險!

因為別人審查通過認為合法安全的東西,在中國也不合法,

因為什麼都不合法,

那真正不安全也不該合法的東西和普世認為安全合法的東西就無從區別了。

 

然而民眾有需求,在中國,你以為不合法的商品就買不到、打不到嗎?

淘寶上都有!可以自己買回家打。

醫院診所也有得打,他們的文宣海報網站上都有!

醫生自己也打!針劑有、藥品有、機器也有!

是真貨,還是假貨?

其實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要看是誰帶進來的。

一個醫師跟我說他都打A貨,

「我自己也打啊!沒事,挺好!就是效價差一些,撐不了真貨那麼久!」

一個醫院副院長跟我說

 「沒事,我們關係還可以!」

在我看來,給我再多的錢,都不願冒生命危險把莫名其妙的東西打在臉上。


中國假貨多,所以大家都追求真貨,付了再高再不合理的價錢都願意,只要是真的。

真品無價!

所以利用大眾被制約的印象,很多不肖的業者,把一切假的就留臭名給內地業者,

藉著兩地合作,搞真真假假的變身戲碼。

放假照片、 竊取而來的照片宣稱是自己作品,被抓到就說是配合的內地業者所為,與己無關,

買台灣的真貨,走私賣到中國內地,強調是真貨,所以要賣三倍價,

再把中國進的假貨賣回台灣,因為有進貨紀錄,也沒有人會知道那其實是假貨。

其實在中國內地,很多信實可靠的商家;在台灣,道貌岸然的也不少。

 

中國人的聰明不用在對的地方,

這個聰明用來研發新商品、新技術不知多好。

抄襲仿冒了國外的產品,而這些都是用在人身體上的,

把問題併發症留給同胞,賺了錢再移去國外,

買了國外名牌,掛了滿身,沒有品味,沒有信仰,外國人也看不起你。

這是二十一世紀的鴉片,自己人毒害自己。


不寫了!寫了得罪人,寫也寫不完。

醫生不原是為了救人嗎?

 

假照片事件  

台灣醫療業者疑挪用部落格照片作為院所案例用來行銷,大陸醫美網站在所有報導當中成為作假一方,十分憤怒,揚言提告。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彥宇醫師微整形專訪兩岸三地的美容醫學交流頻繁,但美容治療的商業操作中還是存在許多的陷阱與安全上的隱憂。
北京媒體跨海專訪微整形與醫美的藝術與專業

 

兩個從陝西來的姑娘從診所附近的一家醫美診所過來,
她們在門口探頭探腦地打量裡面,
好像做了壞事怕被抓到一樣地掛了個號,進了診間,
滿臉羞怯地表達他想治療臉上痘痘疤痕的心願,
原來她們是從遙遠的陝西被仲介帶來台灣做一趟醫美之旅,

「這一路上這導遊實在對我們太好了,實在不忍心拒絕,本準備刷卡的,...」
帶她們來的仲介積極推薦那家診所所建議的治療,一直說這家診所在台灣特別出名,
但是這兩個姑娘還算精明,心裡老覺得怪,
「這麼有名的診所,除了我們卻沒有別的客人!」
騙了仲介說要回飯店休息,拿著出門前做的筆記來到我這,

「大陸網友說你這裡很實在,所以我們偷偷跑來這問問看。」

那家診所的女醫師建議她們多做幾種激光,效果才會明顯,
這一套治療,一個人要價台幣48萬,
原來人家對你好是有原因的。

大陸的經濟崛起,造就了很多有錢人,
雖然這世界上其他國家有錢的人也不少,
但是不知為何,唯有這些大陸的新富走到哪都被當作凱子刮,
是他們花錢爽快嗎?
還是在大陸相對封閉的環境下,他們的資訊相對缺乏,不知道這些新興玩意的真正價值是多少?
是他們笨嗎?
還是他們在開始追求生活品質時,還不懂得錢要怎麼花才能換得品味?
是他們好欺負嗎?
還是人往往都聚在一起,只保護自己人,不是自己人就一起對付欺負他?

而誰,才是自己人?
再回頭來談談前陣子我粉絲頁上的大陸醫師攻擊事件,
當第一個大陸醫師開始拿我的照片用錯誤的理論攻擊時,
其他也是學醫學的醫師,不但沒有分辨的能力,反而成群結隊開始叫囂、吆喝、訕笑。
而最讓我心痛的,是他們言語當中開始罵台灣人,嘲笑台灣智商低,繁體字是火星文。
我其實不知道國字臉的形成原因和台灣人的智商有什麼關係,
直到我看到這故事的演變,
其中有些人因為謾罵,開始有粉絲上門,
有些原本粉絲數還不到我百分之一,嘲笑說肉毒桿菌怎可能有治療國字臉神效的醫師,
開始和他的新粉互動,最後說沒問題,他也可以幫他服務,肉毒桿菌瘦臉針伺候。
原來跟著叫的是自己人,而我人在台灣,當然不是他們的自家人!

當無以數計愛美的中國遊客飛到韓國花大把的人民幣弄自己的那張臉時,
幾乎每一家韓國的診所都是端出價格不同,而且高出很多的價目表來服務這些遠來的客人,
說實話,因為你不是他們的自己人;
在台灣和大陸,我們雖然說著相通的語言,
但我確實看過台灣的醫師,高高興興地數著大陸客人所貢獻的業績,
嘴裡卻還罵他們是426,笑他們是土豪和他們傻,
我相信在台灣,絕不可能有人會為那些對痘疤也沒什麼用處的激光
付出超出正常價格60倍的代價,當然,他們也不會這樣賣他,
我不想妄下斷語推論,但也許是因為,你不是自己人!

對這些網路上現在可能已經刪除了的嘻笑謾罵,我沒有罵回去,
倒是嘗試用了溫情攻勢,告訴他我們家最早也從大陸來,
不必為了這些意見不同說這些不好聽的話,挑起兩岸的紛爭。
現在住在香港的、住在台灣的,他們的上一輩有很多都是從大陸遷徙而來,
然而不愧是文革後的新生代人生勝利組,對於民族情感的呼喊,有些人表現得近乎無感,
我之後接二連三又收到了幾封惡言相向的留言,
索性把他們都拉黑,免得看了心煩。

人都喜歡成群結黨、分門別類,也許不是只有華人這樣,
以前大學時代參加一個基督徒醫師的團契,
有一次參加他們正在進行中南半島宣教的討論,
討論禱告間充滿對遠方異地百姓的負擔和關愛,
但討論間的休息時間,談到台灣本地本省和外省族群的政治議題時,卻盡是仇恨和苦酸,
不能愛近處的鄰舍,又談什麼跨文化遠處的關懷呢?我從此就不再去了!

對於愛有等差,人都會分是自己人,還是外人,
一個醫師對他的病人,或是客人,該有這些等差嗎?
真要分,這家園的界線要怎麼定呢,是海峽、是省界、是語言、是顏色,還是利害關係?
這兩個姑娘不也是他們自己人帶來的嗎?
聖經上說上帝厭惡兩樣的砝碼,
不管從世界哪裡來的病人和客人,我盡可能地讓我對待的方式和收費的標準都是一樣的。

當今兩岸畸形的美容市場,無論是發生在海峽的哪一端,不知道還會持續到多久,
誇張不合理的價格,一堆的山寨機、假產品,天花亂墜的語言,
無止盡的推銷,賣著沒有需要、沒有實際效果、甚至是有害的治療,
就是因為資訊的不對等,財富分布的不平均,
自己人欺負外人,自己人害自己人,
然後人吃人。

<待續>




微整形 大陸媒體來台報導,台灣領先全球的微整美容工藝,黑龍江來的姑娘接受台灣的微整治療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LLA
要解釋聚左旋乳酸(ㄧ般人所說的童顏針)的優勢,就是效果持久,而且自然,性價比高

 

陳太太和吳小姐每次都一起出現在我的診間,
她們都是時尚達人,
每次相約到我診所,都是回來看看臉上有沒有什麼需要加強的地方,
不管是最新的音波、電波或是微波機器,她們都很熟;
打在臉上的肉毒、乳酸還是玻尿酸,她們全都用過,也很喜歡。

看診之餘其實也是她們交換流行心得的時刻,
最新款的鞋子、名牌的服飾和當季新出的包,她們下手一點都不手軟,
但是對於打在臉上的東西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醫生,我朋友打乳酸只要三萬耶!」
「醫生你上次出國,我去別的地方打肉毒,比較便宜,但是我還是比較相信你!」
還好她看得出差異,知道我用的產品都是經過台灣和美國、歐盟許可,
真材實料、不調包、不摻假,不減量的優質產品,
當然我相信技術也不一樣,
但是消費者買包和接受美容治療的心態未必是一樣的。

包包全然是商品,公開市場的消費品,品質可以摸得到,
背在身上只是時尚與美醜之差,用起來只是柔軟與輕重之分。
治療材料是一個專業的醫療產品,它不在公開場合販售,
所有的資料都是一般人未必懂得的專業名詞和數據,
它的成效或危險未必一兩個月感受得出來,
它是用在身 體裡面,打在組織當中,
可能造成免疫反應與感染的風險、甚至是副作用的機會、時間或發病的位置,
可能連患者自己都未必知道,沒有一定的科學研究和統計,好 與壞也未必知曉。

其實她們手上的包可以買十瓶通過美國FDA正牌的注射用聚左旋乳酸(PLLA),
根本不用貪這個便宜,
但是醫學產品對一般人畢竟沒有這麼強的品牌鑑別度。

近年來美容市場活躍,商品品牌已經到擁擠的程度,
專利產品和山寨產品交雜,成本售價往往天差地遠,
雖然醫師應該是所有這些機器和產品的最後把關人,
但是在利益驅使下,很多的說詞和廣告,雖然都是難懂的醫學名詞,卻可不都是正確的。

而消費者最簡單的自保方法,就是只用衛生機關許可的機器和產品,
有些地方沒有這套保護制度的,例如日本、馬來西亞和香港,
就參考美國FDA的標準,
另外就是選一個比你更要求挑剔的醫師,
便宜不應該是醫學治療或侵入性美容的選擇依據吧?


選包都這麼在乎了,為什麼打在自己臉上的這麼輕易就放行呢?

<原文刊於香港NM周刊Doctor's Talk 醫師專欄>

香港 NEW MONDAY
香港周刊的趙醫師專欄:打針與買袋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otox

這是來台灣讀書的窮學生,沒錢削骨,我只幫他打了瘦臉針,兩張照片相隔八個月,
助手拍攝,不夠專業,角度稍有不同,但仍不難看出肉毒注射對於臉部線條的顯著改善效果

 

這是最近發生在我的粉絲頁上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應該是一個大陸在做削骨的醫師,
覺得我的肉毒桿菌瘦臉案例效果太驚人,因此覺得是我作假,明明是幫病患削骨,
還拿著削骨的照片騙人說是打肉毒桿菌瘦下來的,然後就引發了一系列的論戰。
這故事精采的地方是這位醫師的眾醫師朋友開始一連串的惡言相向,
裡頭還包括各種對台灣人歧視、嘲笑、奚落的字眼,用一句話形容就是群起而攻之。
網路上有一些相信我的粉絲和患者也起而護衛,說一些支持信任的話,有的甚至和對方互罵。
老實說,若不是經過這場混戰,我還不知道大陸內地的美容水準的實際情況,
我自己本來想回應一下去澄清,後來想想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去吵架?
大陸這麼大,改變一個人的觀念不容易,乾脆把他們通通加黑,眼不見為淨。
其實我看這第一位發難的削骨醫師應該是一位正直的醫師,
他的問題是以管窺天和典型的中國沙文主義,從自己的窗戶看天下,
從他的文字裡可以發現他相信所有的國字臉都應該是骨架的問題,怎麼可能打肉毒會有效,
然後在網路上喊說:有膽就把這個誇張案例的CT和側面照片拿出來!
他的文字裡還流露出對於近來發生在注射美容醫學界照片作假,對這些假照的憤怒,
他提到有很多的醫院診所和醫師把手術後的照片謊稱為打針後的結果去招徠客人。
最後他還表示了對於台灣、香港、韓國在大陸的遊牧醫生,到處遊走打針,
和仲介配合,開天價,打就跑,如同詐騙一般的行為深感不齒。
這我該怎麼說呢?
自從兩岸開放,大陸經濟起飛,大家都在覬覦大陸人口袋裡的錢,
他說的詐騙行為和他印象中無良,或者說是道德標準寬鬆的醫生,
我聽過很多,講太多怕得罪人,但我從來不在行列之中。
至於假照片和冒充照,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打假的急先鋒,
我想我可以算是Photoshop高手中的高手,
但我從來不屑為我的的治療前後照片增加一點什麼虛假的效果,
有些醫師明明幫了他的客人打了電波、音波,還打了肉毒和填充物,
卻只提到說這是填充注射的新技術和神奇效果,我看了都覺得厭煩倒胃口;
至於近來美容假照片頻傳,其中大部分都是用電腦修圖,
這點就要誇他們純真了,真要做假,直接修圖就好,還要手術再拿來騙,不嫌太累?
我猜他們應該沒有太多使用肉毒治療國字臉的經驗,
所謂國字臉的臉型問題大致上可以分成骨架問題、肌肉問題,和合併性骨架和肌肉問題,
之所以會選擇肉毒來治療,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嚼肌肥厚的問題,
微整治療,客人來可能治療三分鐘就走人,怎麼可能為這類的客人去切CT?
是肌肉問題還是骨架問題的判斷,不應該用CT來判斷,
因為這是用肉眼觀察和觸診檢查就可以分別的事情,
屬於骨架問題的,在手術前確實應該切CT來判斷問題輕重和計畫手術的過程與範圍,
但如果明知道是肌肉問題,還為客人安排CT,
我要說,這是嚴重的失職,是徒然讓客人增加沒必要的輻射暴露!
最近我參加國際上為國字臉治療舉辦的領袖意見會議,
大家一致認為側臉照參考的價值有限,刪除了側臉的分級標準。
我們診所也早在十年前就停止為這種非常普通的國字臉肉毒注射治療拍攝側臉照,
因為用處真的不大,只是增加照片整理的負擔而已,
一個有經驗的醫師即使不用摸,從國字臉的角度變化、曲線分布和動態形式,
都應該要能夠判斷出這是屬於肌肉的問題或是屬於骨架的問題,
如果從正面用看的沒辦法分別這兩者,從側面用看的一樣也分不出來的!
最後我要說,如果這些屬於肌肉型的,或是混合型的客人也被抓去手術,
因為肌肉是附著在下顎骨上,下顎骨都削掉了,肌肉無從附著,
手術結果也達到了治療肌肉肥厚的目的,
這也是這位醫師為什麼會這麼深信不疑著他的主觀經驗,
但這些白挨一刀的人會知道這整件事情的真相嗎?還是他也可能在一旁幫忙吆喝叫陣呢!

<待續>

 

坎城演講  
在法國坎城的國際會議上,所有與會來賓一致認為這是他們聽過關於肉毒臉型調整最精采的演說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ates Y. Chao鼻部注射美容需要講求美觀,也要講求安全

高挺的鼻子人人愛,但是要動手術把人工鼻骨塞進去,
或是挖一塊耳軟骨放進去,可能沒有很多人愛,
其他的解決辦法有嗎?有的,注射隆鼻!
注射隆鼻之所以風行,因為簡單、方便、低侵入性、快速、沒什麼傷口、不是很痛、恢復期短。
雖然賞味期只有一年,但是不需要花很多錢,
一年一次,花個三到五分鐘就能完成,這錢和痛值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鼻子注射開始有了新花樣,
原本用細尖小針經皮注射的,開始有人使用又粗又長的鈍針來注射,
每個醫師或許看法不同,但我個人是抱持極端保留的態度。
為什麼不簡單用尖針來打鼻子就好,而要用又粗又長的鈍針?
因為尖針注射技巧較高,鼻子循環豐富,扎到血管很擔心造成併發症,
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商教育,醫師也喜歡新奇的東西。

一般人或許對鼻子注射都不熟悉了,更分不清尖針打和鈍針打鼻子是怎麼回事。
我試著描述一下兩個情況,
鼻子其實是個感覺敏銳的地方,尤其是鼻柱和鼻頭,
一般用尖針注射,看商品的不同,主要是札針經過皮膚時會有疼痛的感覺,
這個部份可以透過外敷麻藥稍微緩解,不能完全不痛,
但痛對注射本身也是一種保護!
在安全的情況下,用填充物注射鼻子,經過外敷麻藥來緩解疼痛,會痛,但不會很痛。
如果針快要接近血管,也就是快要發生危險時,
上帝造人的奇妙,有防衛機轉,那邊有很多神經,我們會感覺劇痛,
所以我們就能避免悲劇發生。 利用鈍針的注射方式,就是用一根比較長而粗的鈍頭管子,
在鼻頭鑽一個洞,然後插入這根管子一直到鼻樑,
有的更狠,再換角度,往下插入鼻心。
喜歡這樣注射的醫師認為這樣打起來比較挺,
有的?商會這樣教,可能因為不是真懂微整注射的真諦,
也可能是為了行銷原本就質地不適合鼻子的產品。 鼻子組織是我們身上特別挺出來的地方,皮膚緊緊包在骨頭和軟骨上,
注射的產品一定要有相當好的彈性、黏稠性或高的內聚力,才有可能把皮膚撐起來。
如果一個彈性差、稠度差的東西要拿來打鼻子,
那一定要把它們聚在一起,這就是多根筷子在一起不易折斷的道理。
鈍針比較粗,經過它穿越皮膚所形成隧道所注射出來的填充物就是厚厚一股,
夾在組織當中,當然比較撐的起來,打完也會比較挺。
這思維是植入人工鼻骨的變身。 但是不管你注射的是晶亮瓷也好,是玻尿酸也罷,
它們都不是固體的人工鼻骨,玻尿酸更是不會固化的膠狀物,
彈性差、黏性差的產品即使聚集在一起,也抵不過長期的壓力,會慢慢塌下去,
最後就是變寬變大往橫向發展,而不是變挺。 更大的問題是:
很多人的鼻子塌,不只是鼻樑,也是鼻頭,
鼻頭被鑽了一個洞,什麼東西都會漏出來,那鼻頭還要塑什麼型?
用比較粗的鈍針在鼻子裡整個插進去,想到就很痛,其實是真的非常痛,
尤其是往下插,我看過好幾個?商教學場子上的被注射者的痛苦表情,
下了臺說他絕對不會再做第二次。 鈍針不是真的就一定安全,用鈍針還把眼睛弄瞎的報告不是沒有,
因為原本疼痛的保護機轉沒了,因為不管血管不血管,都一樣痛,沒有差別。
札到血管會出血,但這樣操作常常都流血很多,血管不血管,也差不是很多,
有的醫師為了止痛,那就打麻藥,或乾脆全身麻醉,
打了麻藥鼻子腫,形狀難評估,而且不管血管不血管,這回都不痛了。
而全身麻醉更荒唐,不是說好的五分鐘「微」整形嗎?
怎麼搞到最後是一年一刑,也沒比真隆鼻舒服多少,還要年年付款。 這整個過程,照單全收的醫生得到什麼?
哀怨的客人可能再也不想回頭。
這樣注射客人的醫師,你也曾自己親身體驗嗎?

 

Restylane將不同性質的填充物用在不同適合的位置,才是安全和效果的保證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e injectable

鼻子有許多重要的血管從這經過,負責內頸和外頸循環的串聯,
而且有豐富的皮脂腺,其中的油脂角質是ㄧ個污染到來源,使其成為最危險的熱門景點 

 

前幾天在ㄧ場國外的醫學會上,和一位國外的講員聊的很愉快,
他跟我一樣,經常來往各個國家參加會議、教學、演講、訓練醫師注射。
我們談到醫療環境的次文化,確實有趣,
每個國家的醫師有每個國家的特色和風格,
技術水平、學習態度和說話方式都有很大的不同,
這些內容有些不宜在網路上公開,但是確實讓我聯想到台灣的注射美容市場。


不論是東亞日韓台港星馬,沒有人不在意自己的鼻樑是否高挺,
雖然各個民族有自己的五官特徵,美的形式不應該被西方文化制約,
但現代人美的概念嚴重受到主流媒體影響,無論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
我還沒聽說過以鼻子很塌很平很扁為美的。
在這些區域的注射美容市場裡,鼻子是詢問度最高、需求量最大的治療項目,
但也是醫師們最普遍害怕的位置。
由於許多重要的血管從這經過,這裡的血管負責內頸和外頸循環的串聯,
鼻子結構特殊,有豐富的皮脂腺,其中的油脂角質是ㄧ個污染到來源。
這裡成為最危險的熱門景點。


而目前微整注並沒有專科醫師制度,只要是醫師,人人可以操作。
教學和訓練變成廠商的工作,
即使是醫學會或是醫學研討會,也不過就是廠商贊助的教學場,
只是主辦單位不同,主角、內容都差不多。
因為鼻子附近注射發生錯誤在過去造成不少危險和悲劇發生。
從此之後,鬼故事到處流傳,傳說哪裡不能打,哪種東西不能打,
這些負責教學的醫師各有一套理論,
但這些原理眾說紛紜,其實有些只是沒有根據的胡亂推測。


最有趣的是,整個注射美容的市場,台灣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
台灣因為對整形美容的觀念開放,台灣醫師操作的量很大,經驗也多。
東南亞、香港、大陸的注射技巧和方式多受到台灣的影響,
而台灣和韓國相互影響,也影響日本,近年來更影響西方世界。
這些原本對鼻子注射應該充滿經驗的台灣醫師卻在這幾年口徑ㄧ致的改了方向。


說來有趣,廠商為了行銷產品,縱橫市場,
往往不惜砸重金包裝商品來訴求自己的產品優良,
然而透過種種贊助或主辦醫學會議,這種潛移默化就變成了信仰,
而這樣的造神運動在ㄧ些自信心缺乏、崇拜西方文化、
特別是跟風盛行的區域最容易成功,
台灣人愛排隊,名店名牌不放過,就是典型的例子,
以致公關公司可以在網站上操作假口碑,電視和新聞露出可以花錢買,
因為好壞的標準變成多數決,自己欠缺自己的想法,
在我們的教育環境裏也相仿,學習快,卻缺乏獨立的思想,
大部分的人害怕和別人不同,整個學校都留著前額ㄧ塊皮草蓋頭的當今時尚髮型,


我以為這些每天在打鼻子的醫師,ㄧ定比外國來的醫師更有經驗和技巧,
結果出乎我意外,
如果在台灣辦的會議也需要講東方注射美學,然後都需要請外國人來開示,
台下還聽的津津有味,然後回去把自己那一套換掉,我就真的想哭了。


這問題有多嚴重?每一次教鼻子時,都會聽到仿彿有一種東西在他們的思想裏,
就像學畫的孩子,每次要他創作時,
都用不知哪學來的制式方法畫一隻Hello Kitty,而且永遠就是那一隻。


別再迷信名師了,如果他給你的不是他研究過,而只是人云亦云的仿冒品,
如果他所說的不是啟發、靈感,而是他的用量。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美容何嘗不是?
 

Yates Y. CHAO teaching  

趙彥宇醫師巡迴微整注射教學,在新加坡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rawing of Yates Y. Chao, MD
每次出國演講開會的零碎時間,也是我的塗鴉時間,這支Las Vegas Bellagio的筆還蠻好用,
聚左旋乳酸打在皮膚裡,刺激人體組織增生以達到填充飽滿緊實的效果,
就像魔豆一樣,把魔豆種在對的地方,才會有好收成!

 

從幾年前開始,出國開會成了我生活中的常態。

 

當一個醫師,大大小小的醫學會不斷,
這裡頭有廠商辦的學術活動,
主要是希望介紹和推廣醫師新的藥物、機器和器材;
有各大醫學會的活動,主要是例行的教育訓練和病例討論;
有每年一度或兩度的不同科別大型聚會,綜合性的發表醫學新知,還有醫師的再教育;
另外國際間現在也有很多大型的聚會,針對不同主題邀請國際知名的專家,
可以藉此經營生意,收取廠商和參加醫師不少的費用。

 

有很多醫師不只是假日時間,連平時的時間都泡在這上面。
有醫師笑稱這些頻跑會議的醫師為「會議動物」,
意思就是這些醫師的生活就是看診和開會,
會議場所像是特定動物的固定出沒的地點。
其實會議動物有兩種,一種是什麼會議都去聽,
另一種會議動物是什麼會議都去講,
利用開會出國順帶體驗不同文化、享受各國美食、暫時放下忙碌工作也不錯。

 

邀請我的當然各國的醫師都有,各家的廠商和各國的學會也越來越多,
平常在台灣,工作真的是忙到一個極致,
要看診、要研究、有健保繁瑣的行政工作,
還要準備各項論文、出版、演講的內容。
已經有不知道多少人說等著看我的部落格文章,但是都看不太到,
利用出國飛行和旅遊的空檔,我才有時間寫一些。
很多是平常想和客人和媒體分享的治療心得和注意事項,
很多事門診遇到的可憐案例,
想警告提醒愛美人士在參差不齊的醫學美容亂世中自己小心。

 

從醫學院畢業工作了二十年,想讓自己的生活不再只是看診和開會而已,
難得飛一趟這麼遠,我就再加碼兩個星期玩一玩。
我的客人現在都習慣了,來看診或是治療前要先確認趙醫師現在在台灣還是在海外。
生活有了多一點空白和色彩,對於創作為主的美容醫學是一種加分,
那會讓你對美麗的事物有更多感動,對以人為主的工作儲存更多熱情,
對不同的治療和操作冒出更多創意,對生活和人生加更多色彩和回憶。

 

會議裡有美食,也有的難吃到沒法下嚥,
很多時候,演講接太多,有時講來講去都是同一套,沒有什麼新東西。
其實會議當中的資料未必都適合己用,也未必都屬實。
聽完還是要會分析,有些會議表演成分居多,有些會議只是行銷活動。
雖然我的演講也不少,但是我的每一場都不重複,
我不贊成很多廠商演講邀約變成醫師進貨的酬庸,
進貨量大、銷售量大不代表技術良好安全正確,也不代表觀點知識進步領先,
我更看不下去那些用不同的方式廣告、推銷,要病人客人買一堆,
再回頭過來要廠商請他上台,希望增加自己曝光的作為。

 

人生短暫,應該浪費在美好的時光和有意義、有價值的服事裡。

 

Yates Y. Chao, MD injectable teaching  
趙彥宇醫師在國際美容抗老化醫學會上(IMCAS)談亞洲女性該如何微整美容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ates Y. Chao injectable teaching course
臉部的曲線和比例當中,下巴有決定性的影響力

 

不論是講到微整形還是整形,
「黃金比例」是很多醫師喜歡提到的美學觀點,
有關黃金比利的投影片可以說是美容醫學會上老掉牙的老生常談,
所謂黃金比例,小學生的數學代數課本就已經學過,
就是長寬相比等於寬與長減寬的比例,這個比值是一個無窮無盡的神祕數字。
相傳只要符合這個比值的東西就比較養眼,大家看了會喜歡。

 

支持者從設計學的角度、藝術史的考證和生物學的觀點,
找到人類藝術鉅作與大自然生物創造間符合這個比例的證據,
認為這個數字也是成為美人胚子和帥哥的必備條件。

 

所謂學說,就是某些人支持,某些人反對的未定之論。
然而,在任何科學的領域,所有的學說都可能是風光一時的觀點,
但未必是有科學實證根據的真理。

 

我們的臉是很多很多比例的長寬配合,是不同角度弧度的空間組合,
是很多體積和平面的架構,是不同顏色和陰影的多方轉折。
我相信黃金比例所代表的1.618是偏離一比一和一比二之間一個有品味的位置,
但是美好的形體不會只有一種比例,
硬要把曠世鉅作的繪畫和雕塑都套上這個緊箍咒,
只能說是穿鑿附會、附庸風雅的學術研究結果,
如果還要硬把這種思維套在醫學上,可能也會產生很多不健康、不自然的後遺症。

 

我們的臉部比例無論是藉由手術或是微創技術,
所能改變的其實不多,除了下巴的長度可以加長之外,
臉部的寬度可以變胖加寬,或注射縮小之外,
要靠注射微整改變臉部中間的比例,可能只能有一點點的調整,或者根本不會改變。
可見微整注射的美化與改善效果,比例可能是關鍵,
是不是黃金比例倒不是重點。
也許靠著顱顏手術可以改變更多臉部的比例,讓它們更接近1.618,
但這樣的整形心態很不健康,
如果一個美容醫師不斷地傳著固定比例才是王道的教,
好像有一點削足適履,給每一個人穿鐵鞋、綁小腳的味道。

 

針對注射能改變的下巴,不論是對男人或是對女人都有外表上決定性的影響力。
我們所說調整臉部比例,大部分治療能改變的就是這下半張臉的長度。
它所影響的不僅是臉部的長寬比、長度、角度、脂肪
分布、下顎線條、稜現強弱,還有肉感、骨感、笑起來的姿態和臉頸關係以及這區域皮膚的鬆緊程度。

 

雖然老王賣瓜都說自己的瓜甜,但西瓜冬瓜還是不同的吃法!
要有柔媚或英挺的下巴,選擇適合的注射填充物,才能有真實自然的效果。

趙彥宇醫師巴黎微整注射演講趙彥宇醫師在巴黎演講注射示範如何改善美化臉部線條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彥宇微整注射教學

趙彥宇醫師巡迴各國演講教學,教導想要注射的人如何掌握重點與避免解剖上的危險部位

 

十多年前的我還在澳洲進修,
那時候的台灣還在是我們所熟知的小針美容,
也就是在臉上注射矽膠、石蠟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恐懼中,
當時會去接受這些非法注射的人都是走在時代尖端的女性,
大部分是藝人、模特兒,還有一些貴婦和時尚圈的人,
這些不法的填充物,人類不但沒法吸收,還會形成肉芽組織,
隨著時間越來越大,位移變形,毀了很多原本漂亮的臉蛋。
當時這些東西就不合法,為人注射的大部分是心臟很強的美容師和密醫,
然而當時的歐洲和澳洲,
就已經在生化科技上如火如荼的發展與自體組織相容,
會吸收不位移的玻尿酸填充物。

歷史告訴我們,在什麼年代都相同,
老化與美醜就在臉上的曲線和體積之間,
任何的美麗都需要有科技和法規管理控制風險和效果。
人在異鄉的我每天接觸的是絡繹不絕求診注射的民眾,
每一個人無不對立即、快速、不太疼痛的外型改變感到訝異與驚喜。

回國後,我和幾個醫師也是最早到澳洲將玻尿酸引進台灣的,
這些當年首先參與玻尿酸亞洲區上市的醫師很多後來並沒有走上注射微整的路,
注射美容其實不是一般醫學,
是一種結合醫療服務、美容商業和藝術創作的複合式醫學行為,
其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勝任。

隨著注射產品的日新月異,越來越多精湛安全又有效的產品在市場上活躍,
如果是一個創作者,有了更多工具,當然更能自得其樂。
這些年來,為各家商品構思研發新的注射技術和應用,
為各地的醫師訓練教育安全而有效的注射方式,
為不同的醫學會和通俗與專業期刊雜誌把關注射醫學的是非對錯,
為舊客新人、好的壞的結果,設計、創作、修改、解決問題。

每個廠商、醫師、醫學會找我都說我身上帶著藝術家的氣質,
在我的演講和示範中永遠有不斷的創意和新鮮,
我也享受在其中。
我只為優質的產品演講論述,
但對於想接受治療的,不管是條件好的或是條件差的,
在改造中都能發現解決問題與創作治療的樂趣。

 

趙彥宇醫師微整注射美容演講  

趙彥宇醫師在國際醫學研討會上講述注射填充物的新應用和新發展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culptra master Chao Yen Yu

聚左旋乳酸注射需要臨床知識與技術的再教育訓練,趙彥宇醫師往來各國訓練認證注射醫師,
連續三年期間為亞洲區第一個也是唯一的金質教育訓練講師 

 

聚左旋乳酸來台四年了,
這當中經歷了不少國際藥廠間的併購轉移,
唯一不變的是在愛美人心中自然、長效、漸進的不敗地位。

台灣的醫師習慣把同一種醫學治療的療程取不同吸引人的名字,
然後搭配雜誌電視廣告宣傳,變成獨有的治療項目,
名字響亮的、廣告打得兇的,就成為口耳相傳或網路爆紅的療程,
在研究醫學與美容臨床和基礎理論技術應用的同時,
我也得上網了解一下這些美容醫學市場的次文化,
免得客人問我這些名詞時,不知他們在說什麼而雞同鴨講。

對於亞洲區風靡的聚左旋乳酸助設美容治療,
我發表了不少新技術,寫了不少文章,國內外演講教學數不清的場次,
為台灣和亞洲區的醫師認證訓練,
連續好多年是亞洲區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金質的教育訓練講師。
結果來問童顏針的比來問聚左乳酸的還多的多,
這證明行銷比老老實實的學問說得多,而且更動人。

乳酸其實不只是能把老化的容顏變年輕,把凹陷的曲線變飽滿,
還可以雕塑臉部骨架輪廓,讓肌膚緊實飽滿,調整比例和對稱,
「童顏」或許無法概括左旋乳酸所能達到的多元效果,
但喊出「童顏」名號的也未必是「童顏」的造就者,

聚左旋乳酸從在台灣上市的第一天開始,
為了要確保這種活化型填充物更高的注射技術要求,
和所有接受聚左乳酸治療的客人都可以得到最高品質而安全的治療,
所有施行聚左旋乳酸的醫師都必須經過講習和實際操作的再教育和認證,
才可以獲得注射許可,也才可以對患者施行治療。

S小姐多年來悉心呵護的容顏和肌膚也難抵歲月的無情,有了初老的症頭,
為了維護心中和親朋演李美魔女的形象,決定花錢維持童顏,
聽從雜誌和電視節目常客的聚左乳酸「認證醫師」,一次買了七瓶。
其實醫師的建議是十一瓶。
然後依據醫師的建議,一次大打了五瓶。
因為臉上過度注射和注射汙染造成的結節來看我。
這麼小的臉,還有一點點的體積流失,
即使是嚴重的老化和極端的瘦消。我都很少為客人或病人注射五瓶以上,
五瓶可能需要三次的治療,根本不可能一次注射五瓶在臉上。
當這五瓶聚左乳酸發揮刺激效應,組織開始生長,
恐怕花錢買的不是「童顏」,而是「豚顏」,

我要她別擔心,如果萬一長太多,我再幫她處理。
技術知識能認證,唯一不能認證的是人心。

因為代理權轉移,進台灣四年來今年不會有任何慶祝的活動。
四年來不變的除了左旋乳酸的長效低調改善效果,
還有許多醫師默默對這個產品的專注研究、教學訓練各國的菁英領袖,
用最正確的方法注射達到效果,
用最精緻的技術讓自體組織增生猶如顯微的雕塑。

 

sculptra Yates Y. Chao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針對聚左旋乳酸的治療注射安全與組合治療新技術的演說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