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尿酸注射量多時可能產生土壤液化一般的不自然壓痕

 

談到玻尿酸的額頭塑形,還要了解不同玻尿酸產品之間的差異性,
和不同方式注射所可能產生的不同結果。 

一般的玻尿酸注射填充物可以分為內聚力高,黏彈性差的玻尿酸,
和內聚力低,黏彈性高的玻尿酸,
這兩種材質運用於皮膚和軟組織就像縫製一套衣服,
有些部位、有些服裝需要延展度高、穿起來服貼的質料,
有些時候需要挺拔有形的布料。

你不能說誰好,依據不同需求,就得用不同的質料來搭配,
無奈這玻尿酸的浮世繪就是兩大藥廠,一家做前一種玻尿酸,一家做另一種,
而且雙方水火不容,彼此攻擊對方的效果不佳。
就像論文造假事件一樣,學術界也是可以用金錢和勢力操弄的,
如果你仔細看論文,不難看出其中偏頗的立場,當然後面都有不同的勢力在角逐,
現代論文的利益迴避動作並無法有效防堵廠商將意志貫徹其中。

而在這其中醫師的角色就耐人尋味了,
在一場台灣國際級的醫學會後,有位國外的皮膚科醫師直言他聽完這些講堂後,
深覺醫師像妓女一樣,也就是拿錢辦事,一支嘴隨他講,我相信這不只是在醫療界,
這些年走縱各場各國,看盡所謂大師名嘴,我很有同感,
名嘴轉色、各式達人不亦如此?
雖然職業無分貴賤,但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願從事性行業,
因為拿了錢,讓別人侵犯自己身體的底線,
其實和人格和學術風骨被侵犯也是一樣的。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覺得不蘇胡。

這情況可能接下來會有改變,因為越來越多的玻尿酸廠牌陸續推出,
話語權不只在原本的兩家廠商,有的廠牌現在兩種劑型皆具備時,
便應該思考什麼才是玻尿酸科學的後面真相,
大部分的醫師應該會漸漸從臨床經驗發現不同產品間的特性與優缺點,
而不是相信一些華而不實的理論和金錢包裝的造神秀,
就像拿玻尿酸來注射隆鼻的故事一樣。

所以當用玻尿酸來局部修飾額頭形狀時,
要評估缺乏部位,確實標出,並且放棄太大、太多的輪廓缺陷,
因為那是玻尿酸無法辦到的事,
至於注射技術,淺層的話記得少量,並且要與周邊融合,
凝膠的和顆粒的注射方法不同,才能將產品固定,
太過質軟的不合適,吸水太多的也不理想,
每一個人都應該單獨設計和計畫,不能用一套公式打天下。

如果要注射深,凝膠型的比較適合用尖針注射,
因為延展性好,可以藉按摩塑出形狀,並與周邊融合,
顆粒狀的也可如此操作,但量多時要注意邊緣的自然度, 
但要小心血管,適合小範圍修飾。
如果用的是鈍針,仍應該注意分布的均勻性,
畢竟鈍針的路徑也沒有包含全區,即使是按摩和高內聚的組織融合也不能完全均勻。

當然,當深層的注射是鈍針和努力達成均勻的連續面,
或量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時,玻尿酸便回復本性,
玻尿酸就不再能局部造型,而只能均勻分布,
僅止於增加厚度和飽滿度而已,
量多時也可能出現地基不穩、土壤液化的不真實感。

不是一面倒地說玻尿酸是神才是真正懂得玻尿酸,並且友善玻尿酸,
你說是嗎?

                                                                趙彥宇醫師在國際會議上訓練玻尿酸的講師群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漂亮的額頭占了臉部三分之一的面積,和漂亮鼻子、蘋果肌和下巴依樣重要(圖片來自網路)

 

利用填充物注射來改善臉部輪廓在全球紅翻了十幾年,
每年銷售量還不斷成長,新的、厲害的、安全的填充材質還不斷推出,
在很多的皮膚整形和美容醫學會上,填充注射的課程幾乎占了三分之一到一半以上,
而且幾乎都是人氣最旺的講堂。
但說也奇怪,臉上該打的部位都打了,這些課程卻很少提到額頭,
一張臉的中段下段都年輕漂亮了,卻留個額頭不完美,這能搭嗎? 

但老實說,在所有的臉部微整注射中最具有藝術的挑戰性的,大概要算是額頭了。
十幾年前在台灣開始有了玻尿酸以後,我就開始打額頭了,
呵呵,因為覺得事情沒做完。 

打額頭,用的材質除了玻尿酸之外,也用自體脂肪、晶亮瓷、聚左旋乳酸和Ellanse,
當然,這些材質各有利弊,技術上也全然不同。
這幾年,額頭的位置開始有比較多醫師注意,
一方面,藉韓國的流行產業和韓劇推波助瀾,讓額頭美形成了新一代朝人美女的必需品。

但是額頭這部位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
它必須有飽滿又不誇張的圓潤度,微凸又不做作的角度,
還要能和四周髮線眉骨印堂鼻樑天衣無縫的接軌,沒有瑕疵的平整表面,
最困難的是要有優雅的曲線,而這曲線必須是3D的,
也就是縱切面,橫切面和冠狀剖面都必須完美,
另外就是和整張臉平衡的對稱呼應的一致性。
這幾年下來我發現,
很多注射高手打蘋果肌時十分自然甜美,但打額頭卻慘不忍睹。

這一方面是材質的選擇,
雖然每一家產品製造商都想搶食這塊額頭大餅,但真的不是所有產品都適合這裡。
額頭的結構特殊,骨頭形狀決定了外形,
這區少量的肌肉分布和活性決定了外觀眉毛皺紋的特徵,
這區微量脂肪厚度決定了額頭平整度、潤度和骨感肉感,
皮膚的疤痕、真皮缺損或這一區的囊腫結節也可能是凹凸不平的來源。

嚴格來說,太過柔軟的材質可以做為額頭修飾使用,
但並不適合作為額頭「塑形使用,
型態既然大多決定於骨架,填充物就必須能有骨架一般的支撐度。
玻尿酸雖然可以增加豐潤度,但不適合大量填充,也無法大幅度改變,
雖然很多廠商出資的醫學論文說玻尿酸的內聚力可以讓它回復原形以抵抗外力,
所謂內聚力就是讓黏黏的東西回復原位的特性,好像矽膠墊。

但畢竟玻尿酸巨分子和巨分子之間彼此不相連,不是矽膠,
當填充量太多時,其實就像冰敷袋一樣,可以壓出痕,也可以壓回原位,
它沒有矽膠的回復力,其實就算有矽膠一般的額頭,我也不要! 

所以即使是最新一代的玻尿酸產品,
若要用於額頭,適合薄鋪一層,或局部鋪整,或修飾瑕疵,
也就是微調的概念,而不適合改善外型、曲線。

                     額頭塑形無論在技術上、美感上和材質的選擇上都十分挑剔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整注射醫學近十多年來蓬勃發展,
原本醫學界對人體解剖構造的知識被應用來了解當物體進入人體的反應、效果和結構關係。
這原本空白的領域於是累積出各家學說如何能把美麗和年輕尋回,
但每一張臉都不同,這些都只是學說,
科學的歸納和分析對於有條理可循的生物反應可以得到結論,
對於美醜卻不一定。

學說不一定是正確的,結構的知識完整也不保證結局是完整的。
像說一道好菜一樣,
說得天花亂墜,真正打起來常常是不忍卒睹,結果更是杯具一場。

因為很多的理論是由錯誤的概念出發,
很多概念是由少數案例的經驗而來,
理論固然是理論,但每個人都不一樣,
從解剖理論到實務之間,可以同一劑量、同一深度,
但從來劑量和深度就沒有與美不美有太大的關聯。
說穿了,每個人的問題都是獨特的,但是從事醫學的都喜歡找定律和規則。

這太太的印地安紋很嚴重,
任誰都會看出印地安紋的兩道凹陷,
他找了醫生「補」,卻沒變更好,
臉頰很肥,照相很醜,凹痕還是很嚴重,現在的臉一坨一坨,自己看了很心煩。

他的臉部組織體積不平衡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
皮膚鬆弛導致不平衡隨時間越來越明顯,
印地安紋和這些間隔都與韌帶和肌肉分隔、脂肪分隔有關,
他的醫師建議了她用左旋乳酸,
是個好的也是對的選擇,但結果卻不理想。

臉部分布平衡的問題沒有著墨,鬆弛和表層的緩衝沒有處理,
卻把劑量全用來處理印地安紋,
導致老化跡象持續,新生組織和沒處理的凹陷對比更加嚴重,
這也是為什麼她看到自己的照片就心煩,兩坨肉笑起來很不自然。

印地安紋的填補,不是看到凹陷就填,
水狀的產品只會自行選擇容易堆積的地方待,也就是韌帶的兩側,
組織增生的結果造成印地安紋更加明顯。
最大的錯誤是水狀的乳酸卻選擇用注射膠狀物質的鈍針來注射,
鈍針對水狀物質劑量的控制難以精準,
阻力小,水一下就都流出來了,結果就是坨狀物。

盡信書,不如無書,
還不成書的粗理論,更需要多加思考再服用。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故事聽起來詭異,但對於到處求診的辛苦患者,和每天辛勤看診的醫師都是一堂課。

五十多歲的L先生因為朋友介紹聽說慶城街有個皮膚科醫師很厲害來看診,咳,

L先生的皮膚其實沒什麼大問題,病毒疣和濕疹雖然治療的功力各有高低,

但要診斷出這兩個皮膚問題,每一個皮膚科醫師應該都具備這個能力。

 

故事的主角是陪先生來看病的L太太,

這五年來看過的醫生婦產科、耳鼻喉科和皮膚科超過20位有了,

誰報說誰厲害,他就去看,我跟她要了一份清單,@@!

 

經常遇到陪看診的家屬也要順便問問,我都不好意思直接拒絕,

看診這件事沒有順便的事,你的病和你的容貌對你是直接切身相關的問題,

醫生的檢查和判斷需要多年的教育訓練和臨床經驗,而且說話要負責,

順便誤了你,也傷害了專業。

直接因為沒掛號就不看,氣氛會弄得好尷尬,不是我的Style,

我通常就回答也檢查,再讓他們去補掛號,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些知識判斷和叮嚀處方的可貴,接著就出去把號掛了。

當然偶而也會遇到奧客,醫生沒跟你計較,病看完了,評估完了,問題也問完了,

說要出去掛號,出去問了費用,然後就若無其事的遁了。

這是他的品格,價值自己訂的。

 

我看得出L太太不是這種人,當然也聽得出來,這些年來,什麼名醫都看過了,

絕望灰心讓他不想再隨便試了,尤其是遇到趙醫師,

雖然診所開了十五年,還是經常有不認識我的新病人問我是不是醫學院剛畢業,

我自己不以貌取人,更不想為了別人的眼光把自己打扮成阿伯。

 

L太太的乾癬症狀聽起來蠻怪的,只有小腿皮膚做過切片,

指甲有輕微變化,小腿的皮膚已經好的差不多,稱不上是乾癬的斑塊了。

四、五年來陰部皮膚因為擦藥萎縮,早就沒了性生活,

耳朵被認定是乾癬,不斷有一堆耳垢出來,兩周要去刮一次,

免疫製劑Himura也打了四、五年,雖然有申請到健保,但國家支出的總藥費相當驚人。

 

我叫他耳朵的藥別再點了,腳的藥和陰部的藥別再擦了,只開了一點簡單的藥。

指甲邊改擦溫和的藥,建議他免疫製劑也別再打了。

他半信半疑,還是出去掛了號,照著做了。

一周後他開心地回來,不可置信的說他的耳鼻喉科醫師說

「這怎麼可能,你的耳朵好乾淨耶!」

小腿不脫皮了,指甲和陰部感覺有比較好,但那兩區皮膚的進步需要時間。

 

現在的醫生習慣看報告,只相信報告;相信藥效,勝過聽病人。

他確實有乾癬,但僅限於手指甲和部分皮膚,而且幾乎早就好了,

沒有其他器官症狀,皮膚症狀又這麼輕微,免疫製劑實在看不出有使用的必要。

身體其他部位的皮膚病灶與耳朵的症狀明顯不同調,耳朵持續惡化,其他皮膚卻很好。

耳朵奇癢,身上皮膚卻不癢,

熟悉耳藥的醫師都應該想到這是耳藥的過敏,而不是乾癬。

陰部的皮膚萎縮,來自於藥物的影響要比乾癬要大得多。

 

然而問題出在哪?

皮膚科不會檢查耳朵,相信耳鼻喉科醫師;

耳鼻喉科醫師不懂皮膚,相信皮膚科醫師;

年輕醫師相信教授和權威的診斷;

教授和權威相信病理報告和藥效。

治療方向和原則每次回診都是照舊,照舊了四、五年,

病人到處求醫,新的醫師也不了解之前發生的事。

 

大家都只是犯了一點小錯,累積起來就變得很不一樣了。

專業訓練的獨立思考能力遠遠不及服從的教導。

這可能是在台灣的教育每個領域都普遍存在的問題!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culptra story.jpg

 

 

 

我經常飛來飛去教醫師打針,從肉毒、玻尿酸到各式各樣的填充針劑,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個方式打。

 

那是發表在四年前的美國美容皮膚科醫學期刊,

運用新式的注射方法,可以數位化地把3D聚左旋乳酸運用到人體的額頭,

藉由刺激體內組織增生,達到改善弧度、形狀、飽滿度的塑形效果。

裡面的案例是個漂亮的中年母親,

每次來我都要看好久,不是她特別囉嗦,也不是她的問題特別困難,

是她都會把我當作朋友說他沒法向人吐露的苦。

 

現在的環境離婚的人好多,他們心裡的、生活的苦,不一定對人說,

我卻常需要從臉上去發現、去處理,順便聽他們對我說。

我能幫什麼呢?

除了幫他們看起來像打起了精神,恢復了活力,變得更年輕,

能勸的我總要勸勸,人的愛都有限,饒恕是給對方和自己一條生路。

經濟困難的,勸他們別亂敗,幫他們聽聽,理理頭緒,從新開始,

有些好難好難的,只能和他分享我的信仰,看看有沒有當地教會能幫助他們。

 

他每次坐車從南部鄉下來,離了婚需要經濟獨立,不能看起來太糟糕。

當然,其實最重要是恢復自己的自信,和滿足自己那原本愛美的心,

「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還要坐那麼遠的車、找到我、踏進來,需要何等大的勇氣?

然而,誰不愛美呢?

 

一年多不見,他進門時我嚇到了,

他拄著拐杖,走一步都有困難,話說得斷斷續續,咬字不清,

看他堆起滿臉的笑容,我也不好直接問他身體,問他為什麼這麼久不見。

「我去年被診斷得了C罕見疾病,沒藥醫,得這個病運動會受影響。」

知道他費盡的千辛萬苦來到我這,心裡好難過,這病進展這麼快。

我勸他生了這病就別打了,

做醫生的隨時都需要作出決定,

如果他這樣像拖的一樣再坐回南部,白跑了一趟,對他會更好嗎?

「醫生你就讓我打吧!讓我開心一下嘛!」

聽來瘋狂,這麼辛苦為了就是他打過的聚左旋乳酸。

 

護士小姐幫他搬上治療床,但是他其實連調整身體的能力都沒有,別說坐挺,

而我就這樣在他平躺縮成一團的狀態下幫他打完了。

我問她生病後,誰照顧他,和前夫和好沒?

他回去的生活我幾乎不敢想,三餐、洗澡和大小便,都比打針按摩困難多了。

 

我知道那病的進展和預後,

生命來了,生命又走了;

再困難,再辛苦,生命也會找到自己的出路,有他結束的過程,

人們失去了些什麼,就提醒他們要去抓住其他些什麼,

曾經有的年輕和美麗可能是某一些人最想抓住的東西,

而我能幫的就只是幫他們抓住青春嗎?

感謝耶穌讓我每次得面對這些病人時心裡已經有確定的答案,

這次我不想也沒時間再和他拐彎抹角了,把手邊的小聖經和詩歌給他,

他需要的不只是乳酸,是認識生命的主。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五年沒來了,一進門我仍然記得她的臉。
打完針,心裡一直悶悶的,腦海一直在轉,只是還有夜診要看呢!

「醫生!我上次打針是好久以前的事,現在紋又出來了!」
翻看病歷,上次的晶亮瓷打在法令紋上,五年了,
「可能我最近也比較累,因為醫院家裡兩頭跑。」
很好奇是什麼讓她五年過了又想打針,
「每次護士都問我先生,這是你媽嗎?」講到這她哭了,
不知多少的疲憊、身心的煎熬、強忍的悲傷和現實環境的擔心讓她像個孩子,
不斷著忍著淚,也擦著淚,眼淚卻像不聽使喚地湧出來。

「是我先生啦!他得了腦癌,發現時就末期了,」
「他其實跟醫生你一樣,都瘦瘦帥帥的,又娃娃臉,」
其實面對死亡和一連串的化療手術對一個病人很辛苦,
要照顧癌末病人和年幼的孩子,又要想到未來和面對經濟現實,
陪伴的人更辛苦,
「台大的醫生叫我們回去,看有什麼心願沒達成趕快去做,
到處去玩玩看看,不要將來後悔。」
和大部分的癌末家屬一樣,只要一點點希望,他們都還想去試試,
又到處尋訪,終於找到了一個要幫他們再開刀、再化療的醫生。

從十八歲進醫學院,我們上課要穿梭在醫院裡,
常常看到黃疸病瘦、焦黑昏迷的各式病人,
痛苦地在滿溢出來的急診走廊等,無助地在病床上忍,還有蓋上了布送往地下室去的,
他們可能年紀什麼都跟我們一樣,我常在思索為什麼?
我愛形態的東西、圖樣診斷,走了皮膚科,不太需要面對這些生老病死,
但我年輕時追尋生命價值與人生意義的答案裡,想的跟這位台大醫師差不多,
不想給他治療或不的建議,但花了不少時間跟她談,人生不在乎長短,而是品質。
我以前也常在想,為什麼明知這些人只能活半年,
卻要一直讓他們忍受化療和手術的痛苦?當然,每個醫師想的都不同!

「醫生說他剩沒多久,唉!我現在看來好老,」
因為生病,兩個人都沒了工作,一個治療,一個照顧,錢已經差不多用光了,
我勸他針別打了,把錢省起來,兩個人去玩玩,或者為了兩個孩子將來打算,
「我知道他隨時會走,我希望他記得最美好的我,」
我要哭了。這算不算個好投資,我不知道,但這個忙我怎能不幫?
她就是想把法令紋、木偶紋去掉,不要看起來那麼老而已,
「其實醫生我必須跟你說,上次打完後,我被拉去車站那邊打了長效的玻尿酸,好像還摸得出來耶,」
哪有什麼長效玻尿酸?其實是冒充玻尿酸的聚丙醯胺,永遠都不會消,
「那法令紋我可能沒辦法幫妳了。」
幫他打了木偶紋和下顎線條,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真的,每個醫師想的都不同!

其實一支針能改變多少?
在我們心裡,我們愛的人永遠在我們記憶裡都是最美的,
寫了些字給她帶回去看,開了些藥讓她能睡得好些,
「醫生,不行啦!我知道打這些很貴的,我有帶錢,不能讓你出!」
我只好收一些,也是尊重她。

我相信上帝知道她比較堅強,所以交給她比較多責任,
祂可能知道我太脆弱,所以讓我走皮膚科,

勇敢的媽媽,加油!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log1.jpg 


從歐洲放完長假回來,我的一個老客人第一天就來,

放完假人多,她等了很久,看到她的臉不知為何一肚子火,
她和她先生的皮膚問題都是我在顧,肉鬆、臉凹、下垂、紋路也都是我在弄,
怎麼幾天不見,整個額頭不知去哪用肉毒打成凶神惡煞了,
明明原本好好的,
現在的醫美氾濫,隨處是廣告,那種隨處飄、到處做、講不聽又出問題的我最氣。
「你又不趕快回來...」
頂著這樣上班好幾天了,她的表情透漏著焦急不知所措。
我不幫忙擦屁股!
隔兩天她又來了,但看到那兩道眉我的火氣又來了,
我知道她愛漂亮,這麼多年來幫她維持得好好的,卻要自己去糟蹋。
「他們就叫我包一瓶啊!我想說你又不趕快回來。」有這麼急嗎?
包肉毒最呆,你買100u,保管卻在別人手上,碰撞、過期、保存不當失效都算你的,
你買的不是效果,有可能是無法兌現的垃圾債。
「他們說一瓶200u」根本是騙人,台灣哪有這種規格?
「那你額頭打了多少?」「120u」聽到這頭已經開始冒煙了,這醫美也太惡劣,
「他們不會騙人的,真的,我跟他們很熟,我都去那做臉!」連熟客也騙,
不想擦屁股,幫他開了癢的藥,最近皮膚問題嚴重了不少。

看到她和她先生有時會讓我想到天上的老爸,和當時辛苦照顧爸讓人心疼的媽,
人老了判斷力就差吧?何況他們又沒有醫學知識,總把熟人當好人,
和她聊了幾句,知道他兒子要結婚了,她不知所措的臉頓時充滿開心的笑容,
那是她唯一的孩子,前段婚姻判給父方,但爸爸也沒好好顧他,
「他很棒!雖然沒像你這麼優秀。」
「現在年輕人結婚不容易,他沒讓他爸爸知道,也沒打算請客,
但我這個做媽媽的一定要幫他們辦幾桌,我跟他說你不是媽寶,因為你根本沒媽。」哭
「就這禮拜天了,唉,...」
我知道他為什麼不等我了,
「等下我們去打肉毒,明天約個時間來做音波,然後你頭髮去弄一弄,把這邊遮起來」
你能相信我常幫病人做造型嗎?髮型臉型輪廓曲線都是相關的,
這個關公眉禮拜天怎麼能見人?臉也太鬆了!
但是只剩六天,而且是調整打壞不對稱的臉,是技術上的大考驗。
我用非尋常的注射點和劑量預測星期六前作用,
和需要調整回的肌肉把肉毒注射在眉毛上方和額頭,
想說她應該最近花了很多錢,用最經濟的調數把音波能量打在需要的地方,
然後只收了半價,
「少收的當作我的贊助吧!」不知道這些last minute肉毒和音波會如何發揮功效。

星期一她回來,眉毛正了,臉還不夠緊,但緊多了,頭髮美極了!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個蘋果肌  

隨著媒體教化,越來越多年輕女性希望有飽滿的蘋果肌,但美好的臉龐弧線必須合乎比例

 
最近亞洲跑了一圈回來,因為受邀到不同國家參與演講、教學、訓練,常要到處跑,
赫然發現雖然我都用中文書寫,我的部落格在亞洲複雜的語區裡竟然有著廣大的讀者,
一個很古意又認真的醫師跟我說

「我們不是專科醫師,很想學一些正確的東西,只要有會我都會去參加,
到處學東學西,也不知道自己學的是對的還是錯的,你的每一篇部落格我都很仔細看,
我學到很多,只有你會告訴我們原理,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對的....」
聽到這,真是覺得汗顏,距離上一篇已經四個月了!
 
我們診所就在捷運站出口,台灣就像我去的很多亞洲國家,捷運口就會有攤販,
這些攤商見多識廣,警察、路過民眾,和我這個開在樓上的皮膚科醫師,都是他們的朋友,
有一個賣衣服的小妹,臉長得很漂亮,但你知道,漂亮的人通常更愛漂亮,
下午的攤位生意不好,他乾脆跑上樓來 
「趙醫師,我好想打蘋果肌耶,還有還有,你看我的淚溝好嚴重,」
老實說,如果要跟電視上的幾個宅男女神比,這個蘋果還不算完全成熟,
但如果是跟他眾多路過的客人比,他已經是極品了!
 
拗不過他不時上來的誠懇要求,我動了點手腳把他變得更夢幻一點,
就淚溝來說,他還想更多,但被我拒絕了,
他每天站在樓下像活招牌,我不想自己砸了它,
因為他的臉來詢問的客人偶爾還是有。
 
時間一久,他也開始越來越了解這個領域,
 
「醫生,算我便宜點啦!你知道現在生意很差,我還要常常繳罰單,」

 

我們診所不會做生意是有名的,加上這個醫師很龜毛,淚溝老不幫他填到飽,
附近醫美診所接二連三像發芽一樣,很多都拿著我的影片在他們自家網站上播,
究竟打的是真貨假貨水或違法的貨我也不知,收得比我便宜的很多,
我是沒時間做市場調查,會這麼清楚,是因為很多人打完了還要來我這裡花錢重新收拾。
 
好一陣子沒看到這個漂亮妹妹,有一次在等紅綠燈,
在紅綠交替閃爍的燈光下,我差點被嚇到,這臉好像曾經看過,
怎麼這麼腫?在他和客人笑談時,OMG!這淚溝到臉頰已經飽「脹」到噁心的程度。
一兩年過去了,他沒再來,在路邊偶爾還是會遇到,
有時更腫,有時消,看來他還有持續進場維修,
究竟是什麼勇氣讓他一直頂著這張臉站在路邊?
其實是我想太多,他們多半感覺良好!
 
擺地攤的妹妹賺的可能真的不多,常要打針也是一筆花費,
對於自己就能進貨,賺的可能更多的醫師,那可用的quota就更多了!
真的,亞洲跑一圈,面目猙獰,恐怖至極的女醫師好多好多,
他們更有能力更方便把這些玻尿酸塞到自己臉上,
不用拜託別人,只需要進貨價,就可以滿足他們對蘋果肌和淚溝飽滿的渴望需求,
然而他們也要每天開門見客,甚至偶爾還需要上台上鏡頭,
是什麼讓它們這樣勇氣可嘉?
是我想太多了,其實只需要自我感覺良好!
什麼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美」的專家,然後卻一直在做相反的事?
因為他們一直持續相信某些填充物,像是玻尿酸,可以做到很多它做不到的事,
他們只是不斷相信裡面有一些秘密技術他們不知道,
所以他們持續參加各式各樣的會議,希望發掘更多。
 
走了這麼多地方,我發現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同性質、特性、功能的填充物,
卻真的有一群人,他們只打玻尿酸、只相信玻尿酸、只想聽玻尿酸,
也真的有廠商和他們一樣,只從一個角度看自己的產品,然後相信自我的感覺,
相信自己的產品是仙女棒,相信所謂專家。
我希望我不是,
然而真正的玻尿酸專家,絕對不只打玻尿酸,他看得到它的全貌,而不只是鏡像。

趙彥宇醫師講座  

在2015國際美容皮膚大會上講解微整注射的統合技巧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胚層療法引起感染、紅腫、化膿和結節

  原本好好的臉,因為污染而未經允許的中胚層注射,導致感染、化膿和紅腫

 

最近醫學界的大新聞是有關於雙下巴的治療將有革命性的突破,

在美國,ATX-101(Kybella)獲得FDA通過用於雙下巴的注射治療,

Kybella的研發製造商在日前被Allergan大廠買下。

 

而ATX-101(Kybella)的作用機轉,就是一般所說的溶脂針,裏頭的成分是deoxycholic acid,

翻成中文是膽酸,也就是消化液中膽汁經過細菌分解後的成分,可以幫助溶解脂肪,

將之注射在下巴脂肪堆積的地方,可以讓脂肪細胞的細胞膜溶解破裂而達到減脂的效果

經過長時間的臨床研究,發現其效果安全可靠。

然而Kybella的FDA進程並不代表著目前街頭巷尾醫美診所溶脂針的合法化或合理化。

 

將化學物質利用針以多點注射的方式達到皮下脂肪層就是我們一般所知道的中胚層療法,

中胚層療法多年來在正統醫學界有許多批評聲浪,

所引發的負面觀感和併發症患者也不少,

但關鍵並不是中胚層多點注射的方式,而是坊間中胚層注射的注射物、操作過程和觀念。

 

所謂中胚層療法,就是將各式各樣的東西拿來打在脂肪層,

這些注射的東西你聽起來一定覺得很不可思議,

包括實際的藥物、一些順勢療法的藥物和水、植物的萃取物、維他命、患者的血和血清、細胞培養液等種種危險的東西。

其實一開始中胚層療法的起源是在醫學落後時代的歐洲,拿來治療關節炎和各種疼痛,

那聽起來像是沒有科學根據或醫學研究的民俗療法,

後來流行到南美,也來緩解循環障礙,但聽起來好像扎針的效用大於實際注射的成分,

最後在美國發揚光大,主要用來溶解注射層中的脂肪。

 

由於裡面注射的東西什麼都有,想像空間無限廣大,

到了新興國家如亞洲,配合醫療院所的商業包裝,

中胚療法變成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雜藥方,

什麼胎盤素、荷爾蒙、生長因子、幹細胞、胺基酸、酵素、膠原蛋白、玻尿酸、肉毒桿菌素、礦物質、稀有元素、麻藥、營養品、維他命、甚至連氣體都可以拿來打。

功效就各看誰掰的功力好,總之就脫不了再生刺激活化和膠原蛋白。

 

以一個把注射當作專業和美學的醫師而言,

這個劇情根本是比鬼片加科幻片聽起來還要更恐怖加不可思議到極點,

東方人崇洋,從西方來的都覺得是香的,

甚至連醫學中心和開業的醫師也不明究理跟著時尚走,

好像把玩美白針一樣的無辜。

 

但真相是什麼?

這些注射的東西很多都不是被製造來注射的,過敏與感染的風險和注射毒品差不多,

因為中胚層療法長期被屏除在正統醫學以外,

游走邊緣治療的醫師治療的水平和醫療院所無菌操作的等級相對值得憂慮,

這些注射物或有療效,但混合調配的過程,汙染是最大的風險所在,

這五十多年來,醫學紀錄所及,

因為中胚層雜亂注射所導致嚴重過敏、結核菌感染、肝功能受損、細菌感染化膿潰爛所在多有。

美國伊利諾州一家以溶脂針為號召的院所因為注射引發400多次糾紛,然後以破產關門坐收,

2005年美國整形外科醫學會公開呼籲中胚層療法毫無根據,也無效果。

2006年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會對中胚層療法提出警告,建議採取其他合法方式來處理脂肪堆積和老化問題,

2007年美國美容整形外科醫學也發表類似看法。

 

回過頭來看脂肪多點注射的所謂中胚層治療技術,

這樣的注射技術本身並沒有錯,但多點注射需要更好的無菌措施。

用來注射合法、衛生、安全的合格產品,

例如小分子的玻尿酸,也就是水光槍,效果其實好的很;

拿來注射肉毒桿菌素,處理血管擴張、出油、毛孔粗大,效果也很棒,

deoxycholic acid確實有脂肪破壞效果,FDA的申請報告中,兩年後脂肪所檢的效果仍可持續,

但打在人體裡的東西,混合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醫學是科學,需要進化、純化、精緻化,而不是廣告、噱頭和時尚;

中胚層治療模式不是鬼魅,我也不想把它妖魔化,

Kybella在台灣上市的那一天,我自己也想拿來打一打,

醫學教育和訓練所賦予醫師的是了解分析把關的能力,

而不是隨波起舞,調一管比雞尾酒還複雜的液體,然後實驗在別人身上。

 

至於雙下巴問題,其實並不是所有的都來自於下頷脂肪量過多的問題,

他可能是皮膚鬆弛、肌肉鬆弛、也可以是脂肪下墜,

合法溶脂針的應用僅應限於脂肪過量的情況,

除了Kybella,塑顏電波雕塑下和脂肪效果也非常好,

輕微的鬆弛可以嘗試電波或音波拉皮,嚴重的鬆弛還是需要手術還處理才妥當。

 

Potential submental fat reduction with FDA approved ATX-101  

 

成分為deoxycholic acid的新藥ATX-101,甫獲美國FDA通過用於雙下巴的注射治療,

 

三個月及兩年後控制下和脂肪的效果依然持續(圖片來自於網路)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皮膚科醫師保養知識  

皮膚的保養和照顧,皮膚科醫師教的跟你從雜誌上學來的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在網路發達的現在,很多人有問題會先去問谷哥大神或神奇臉書,

這些資訊來源五花八門,裏頭可能有些是正確的,但很多是片面的,

至於要如何分辨這裡頭何為對,何為錯,就是專業知識了。


你也許要想,雖然有很多熱心鄉民喜歡把自己所知的拿來分享,

但把東西轉檔整理放在網路上也需要時間力氣,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這麼空?

一般你在網路上搜尋到的知識不外乎

專業資料庫 (常需要錢才看得到,解讀也需要專業知識,有些是還在研究中的內容)

科普文章 (媒體、部落格、社群網的專家文章,有對有錯,常有置入行銷其中)

商業來源 (贊助或直接擁有,都與商業利益有關)

新聞資料 (新聞品質你懂的,常識等級也常出錯)

部落客和達人分享 (多有商業利益關係,免費、酬庸、贈品、販售、...)

網友分享 (東拼西湊,資料豐富,但無驗證,謬誤很多)

如果你把這些內容彙整起來,再與專業教科書和專家意見相對照,

會發現怎麼差這麼多?

 

在門診當中常會遇到網路同儕知識豐富的患者,

對他們身上的疾病的診斷、成因、治療方式與預後已經有一套想法才來到診間,

「我真的比較會流汗,所以到了夏天,汗皰疹就會發作,可是我以前都不會的啊!」

「醫生,我同事說叫我蕁麻疹的藥不要吃,因為裡面大部分是抗生素...」

「我不知道是不是淋巴有問題,痘痘都長下巴這邊?」

「那個藥我都沒擦,我想說裏頭都是類固醇,我之前香港腳也都是這樣治好的,就用鹽給它搓啊!再泡醋...」

遇到他們,往往要花兩到三倍的時間衛教,

然後他們也未必照著你說的做,當然,也可能不照著時間回診,

其實只是很小的問題,也可以搞很久都不會好,

病例的紀載大概一年來一次,都是老問題,

奇怪的是多年以後,他們還是相信谷哥和隔壁大嬸比較多,

但又要回來確認一下醫師同不同意他自己的診斷治療。


說到皮膚保養也一樣,

很多民眾被媒體洗腦到幾乎不可理喻,

他們有一套制式的保養理論和流程在走,

這些人這樣做了年,回頭來問問他們,

力行這樣的保養行程後,皮膚有變好沒有,他們多半會說「沒有」,

殊不知這些流行美妝雜誌和節目是靠什麼在支撐,

商業包裹的保養理論是為了銷售方便,

但慚愧的是近年來,廠商流行找皮膚科醫師背書,

利用各種方式,研討會、吃飯品酒、演講站台、出國研究、評論評選、...

即使是專業醫師在媒體上的論述也越來越世俗化,越來越看不出專業與愚昧的差別和界線在哪。


當然,皮膚疾病和皮膚保養是不可分的,也都是皮膚醫學的一部份,

它不是只有一層皮,也不是沒啥學問耍嘴皮子的諮詢服務,

皮膚科醫師為民眾把關篩選保養產品,釐清保養觀念本來就是天職,

但在廠商利益優先的前提下,使否能堅持專業的立場,只說該說的話是重點。

 

再來談談門診經驗,

遇到皮膚疾病,很多聰明的患者treat it yourself,

說到保養,也有很多人時興do it yourself,

一個皮膚曬得粗粗黑黑,滿臉黑斑皺紋的中年婦女聽他朋友的推薦來看我,

據他所說:因為他朋友照著我的方式照顧皮膚,現在又白又嫩,

他以為我有什麼仙藥,

其實只是教她正確的防曬方式、保養方式,並開了一些藥給他,

也推薦了一些我認為好的防曬、清潔、保養產品。

我看她面有難色,

 

「醫生,人家我都自己做化妝水啊!面霜啊!還有那個玻尿酸啊!人家我女兒在美國都帶一大罐去,說很好用耶!那些材料買起來其實都很便宜!」

剛剛教了他很久,看他保養多年的成果,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怎麼沒想過去買幾塊布回家裁一裁穿出門,那些衣服幹嘛賣這麼貴?那些布不是都很便宜?」

 

我們兩個都在笑。

 

IPL skin treatment  

皮膚和皮膚美容有很多專業知識其中,需要專科醫師的專業知識和操作

文章標籤

Yates Y. 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